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

历史密码网 42 0

  这件作为中国元青花瓷器拍卖价位标志性的瓷器,如今已是家喻户晓,按理说写这件瓷器故事也是没有太大意思,但是作为元青花的人物历史故事纹饰,最早的是写春秋战国故事,从目前查阅的情况来看,应该就是这件鬼谷子下山图罐,表现历史人物故事的年代为最早(图1)。其次就是反映秦朝大将蒙恬将军的元青花“蒙恬将军”图玉壶春瓶(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然后比较多的在汉朝,比如说“周亚夫柳细营”图罐(现藏于日本松冈美术馆)、“昭君出塞”图罐(日本出光美术馆收藏)、“萧何月下追韩信”图梅瓶(现藏于南京市博物馆)和“三顾茅庐”图带盖梅瓶(现藏于美国波士顿博物馆)。魏晋南北朝没有故事在元青花上,由于《隋唐演义》等唐代故事流传盛广,在元青花中隋唐的故事也特别多,有战争中的“尉迟恭单鞭救主”图罐,也有反映文人的“江洲司马青衫泪”图罐等。也许是因年代太近的缘故,也许是封建社会的统治者对前朝的事情是比较忌讳的原因,元代戏曲和当时百姓流传的历史故事都很少有宋代的故事。因此,“鬼谷子下山”就成了我们找到的完整元代青花瓷中所绘的历史故事图的最早年代的画面。那么这件鬼谷子下山我们也还得写一下,有许多包括瓷器的描绘等也和前面的瓷器描绘一样,自然与其他书刊上的描绘没有什么区别,但我想应该是尽可能从我自己的角度给读者增加一点新的辅料,就像一盆传统菜肴,每一家炒出来的都会略有不同吧。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鬼谷子下山》图罐在2005 年7 月12 日由伦敦国王街佳士得拍卖行拍出,伦敦有两个佳士得拍卖行(图2),一个位于伦敦国王街(King Street),一个位于伦敦南肯辛顿(South Kensington)。两个拍卖行以地名来命名,而且通常南肯辛顿拍卖行拍的东西略微便宜一些,拍品也会普通一点,它会做一月一次的小拍,不做大拍。国外大拍卖行的小拍有不少是Estate Sale(遗产拍卖),一家老人过世了,这家的后辈把老人一生收藏的东西连同家具都由拍卖行来做价拍卖。这种拍卖专家鉴定就不严格,有不少断代不准确,但确实会便宜。如果有官窑等陶瓷重器,就会个别挑出送大型拍卖(简称大拍)做。国王街的拍卖行拍品会贵一些,也会高端一些,因为那里一般做大拍。大拍也就是春秋两季或中国艺术周等专场拍卖,专家鉴定严格,东西都上档次。同样的拍品在国王街拍的价格可能会更高一点,这就和中国拍卖行一样,大拍都比季拍贵一样,客户群也不太一样。这件《鬼谷子下山》罐就是在国王街拍得,在当时拍出了£15688000,折合人民币约2.3亿元的天价。到目前为止,大部分说法都认为这件罐子之所以拍出如此的高价,是因为中国人的加入而使价格达到如此破纪录的程度,创下了亚洲艺术品在国际拍卖史上的最高价位,并雄居佳士得当年拍卖品的榜首。其实不完全是因为中国人加入才卖出如此高价的,据我多年观察全球拍卖中国艺术品的经验,我觉得一个类型的历史文物到了它的市场成熟期以后,总是会有一件标志性的代表器物出现在拍卖行。然后以此为标志,这一类的中国文物从此冲上了另一个价格的高位。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King Street

  中国瓷器在与西方的直接贸易中已经有400 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古代文物中最早与西方交易的。在20 世纪初之前,中国古代瓷器都默默地躺在西方人的家庭和博物馆里,很少在市场上流通。直到二三十年代西方经济大萧条时期,许多欧洲人没有钱用就把祖先留下的中国瓷器送到拍卖行去卖,这时苏富比、佳士得才开始了中国古代瓷器的拍卖,后来经过逐渐地了解才知道其他的艺术品类,并且十分地推崇高古的中国瓷器,尤其是唐三彩和宋五大名窑的瓷器等。一直到五六十年代以前西方市场流行拍卖的都是外销瓷、高古瓷和明清瓷器这三大类。50 年代开始全世界都认识到了元青花,60年代以后,在国际市场上开始有元青花的少量流通,但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而90 年代开始,中国的明清官窑,尤其是清三代官窑在“文革”以后逐渐富有的中国人的追逐下开始贵了起来,这也是因为中国文物法不让高古瓷进入国内拍卖行,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们尚无暇研究也无法买到难懂的高古瓷器,国内也禁止拍卖流通。然而在西方收藏界普遍认为明清官窑就是俗气的工艺品,再加上具有精湛技术的景德镇艺人们层出不穷的高端仿品着实让这两大拍卖行的专家们头痛,那几年常有听到高价位的官窑拍出仿品而打官司的传闻。因此,中国瓷器如何再上一个台阶,需要一个带标志性的器物出现,这种带标志性的器物必须具有如下几个特点:第一,品相特别好,而以前重视不够;第二,数量不多,有据可查的,经学者研究大约都知道有多少件;第三,该类型的研究和背景资料丰富而清晰。自然元青花都具备了这几点。那么这件《鬼谷子下山》罐在那个时间点上就正好成为了元青花的标志性拍品。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South Kensington

  当这件瓷器的喊价到了1000 万英镑大关的时候,除了英国的中国古董商大鳄吉赛贝·爱斯克纳席(GiuseppeEskenazi),其余竞标者都是中国人,最后买得这件罐子的却是一位神秘的电话买家,他还是代一位西方投资者拍得此罐。这次上海博物馆的元青花大展也是伦敦的这位古董商爱斯克纳席提供的鬼谷子下山的展品,这位神秘买主至今也未露面。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件瓷器根本不值那么多钱,也有人泛疑惑,中国古代瓷器在西方拍卖,他们要赚中国人的钱,为什么这件标志性的瓷器不是由中国人买下来。其实这只是一个象征的标志,这件瓷器拍卖以后,几乎所有的中国古代瓷器都大涨特涨,中国古代艺术品在国外拍卖市场的行情一方面跟西方经济和中国的崛起有关,另一方面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操纵,当一个类型的东西许久没有涨价的时候,似乎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市场饥渴,越来越没有好东西来拍卖,然后会突然间价格翻倍增长,而在涨价的同时并不是很多中国人在买,依然最高价位的还是由西方人拍得。也许如此做法就像钓鱼,最终都是想引起中国人的重视抢购。《鬼谷子下山》这件瓷器确实就起到了这个作用。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6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1992年1月24日纽约佳土得图录封面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7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1995年1月20日纽约佳士得图录封面

  这种手法不同程度地都在这些年西方拍卖行重复出现,近年来中国外销瓷也按如此的手法在运作。自1992 年纽约佳士得的贝淇(Becky MacGuire)创办了中国明清外销瓷专场拍卖以来(图3),一直都是按照市场的自然发展进行拍卖,该部门放在西欧古典家具门类,买卖的客户几乎全是欧洲人。2006 年我们进入了拍卖,是当时少见的中国人和年轻人,中国外销瓷的客户绝大部分都在60 岁以上,2006 年以后连续两年举办了美国著名外销瓷收藏家霍道夫(Holdgh)的拍卖专场。我买到了一些非常精美的拍品,有些拍品后面收藏的贴纸都可以追溯到19 世纪晚期,这些珍贵的藏品现收藏在南昌大学博物馆。2006、2007、2008 这几年是一个外销瓷的转折点,然而自那以后,尤其是2011 年以来拍品越来越少,然而中国人却逐渐多了起来。平均每场拍卖中的20% 由中国人拍得,到2014 年年初的那场拍卖价格突然高涨,2015 年价格依旧是前几年的一倍左右,我一位比利时收藏中国外销瓷的朋友说“前几年同样的东西,2000 欧元都嫌贵了,这两年拍到1万多欧元还拿不到”。中国人依然不多但比前几年热闹了一些。这两年的中国随着“一带一路”的展开和大家对外销瓷认识的提高,外销瓷已经由完全陌生成为了人人都比较熟悉的一个瓷器类型。然而由于其中的历史文化背景的复杂等产生了丰富的品种与绘画类型,国内藏家一时间无法知晓其价值,不知如何下手竞拍。随着国内收藏家逐渐转向理性和知识性地收藏,英语水平不断提高的中青年藏家要搞懂外销瓷并找到自己喜爱的类型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因此我们看到目前的外销瓷拍卖情况就处在2005 年《鬼谷子下山》拍卖的前夕状态,至于外销瓷的拍品会出现什么样的类型成为这件标志性的瓷器就不得而知了。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8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2000年1月25、26日纽约佳士得图录封面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9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2010年1月21、25日纽约佳士得图录封面

  再回到这件元青花,在深圳举办的元青花瓷器特展中,展出了这件青花大罐,在图录中这样写到:“直口、短颈、圆肩,腹以下渐收,足端微外撇,矮圆足,涩底。纹饰,自颈至底依次为波涛纹、缠枝牡丹、鬼谷子下山人物故事图,以及杂宝莲瓣纹。鬼谷子乘坐双虎车,目光炯炯,前有侍卫两人。苏代身着宋代官服,策马急驰。鬼谷子身后,有武将一人,打出‘鬼谷’旗号,威风凛凛。人物间以树木、花石,布局合理,画风潇洒流畅。青花发色浓艳,釉色白中闪青。鬼谷子下山的故事在元代较为流行,元代至治年间刊刻的《新刊全像平话·七国春秋后集》乐毅图齐故事讲述了鬼谷子下山的故事。燕国与齐国交战,为单车效命的孙膑为燕国所擒,其师鬼谷子应苏代请求,下山前往营救。其文曰:‘鬼谷交童子准备双虎车。吾看伏虎阴书迷魂阵,救孙子去看几时免灾……诗曰:燕齐征战几时休,今日孙膑不自由。苏代大夫赍圣旨,故宣鬼谷下山头。’书中有版画一幅,与此罐构图较为相似,但细节处存有差异,版画的画面较此罐纹样简单。因此,这件大罐的纹样,未必直接承袭此版画而来,两者可能都参考了当时其他的戏曲版画或绘画(图4)”。

收藏界:瓷器不同的历史故事-第10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鬼谷子下山图,图片来自《青花的世纪》第92页

  拍卖行的解释是说这件罐子是荷兰海军陆战队军官、20 世纪初驻北京担任荷兰使节护卫军司令赫默特男爵(H. van Hemert tot Dingshof)在北京购得,当时他们解释说这位男爵在北京保护德国暨奥匈帝国在北京的安全,然而中国在一战时是协约国成员,当时对德宣战的布告里明确表示与德国和奥匈帝国断绝关系,所以在一战期间中国已不存在德国和奥匈帝国的驻华机构,因此有人对这个罐子的由来和这个罐子本身的画法细节产生了怀疑。然而无论怎么说,这件瓷器作为世界范围内的中国瓷器拍卖标杆已经树立,从那以后冲破千万元人民币大关的中国瓷器屡屡出现,以至于目前国内外各大拍卖行由于前段时间的价位太高,已经很难再做高端瓷器的买卖。因此他们有可能改弦易辙,或重新掀起高古瓷器热,或将外销瓷送到急于寻找拍品的中国收藏家面前。

  一件藏品的成交离不开广告宣传!

  以最低的费用,做最实在的宣传。

  藏品宣传的意义:就是让成百上千的人看到这件藏品,其中有一个人购买就足矣!

  郑重提示:

  1、不收购,不上门

  2、鉴定估价请带实物至公司,图片不估价

标签: 历史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