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新医1:上古天真论篇第一(转载)

历史密码网 14 0

  《黄帝内经》开卷第一篇《上古天真论篇第一》,讲的是养生。

  话说黄帝,从小就是神童,特爱思考,悟性奇高,当了皇帝之后,好奇心丝毫不减。忽有一天,他大概感慨于年老体衰,终难免一死,就委婉的问他的智囊天师岐伯:我听说上古之人,都能活一百多岁,且动作敏捷不衰; 而今天的人,不到五十岁就衰老了。难道说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的刀?

  医史界公认,《黄帝内经》并不是那个神话传说中的“黄帝”写的,而是秦汉间人托名所作。黄帝的问题,其实是作者的问题。“不到五十岁就衰老了”于作者是现在时,应该是一个事实。而“上古”之于作者是long long ago的过去时,人人活到一百多岁只是他听到的江湖传说,有点不靠谱。

  根据历史学者研究(1996年第5期《生命与灾祸》,林万孝,《我国历代人平均寿命和预期寿命》),古人的平均寿命, 夏、商时期大约18岁,周秦20岁,汉代22岁。据中医院校教学参考书《中国医学史》(第2版)记载,古人类学家对北京猿人遗址中发掘出的38个个体骨骼化石进行科学测定,其中22人(其余16人无法测出)寿命是:14岁以下的15人,30岁以下的3人,40至50岁的3人,50至60岁的1人。估算其平均值(10

  ×15+23×3+45×3+55)/22=18.6(岁)。结果差不多。

  考古学是一门科学,虽然年代久远,我们坚信这个结果远比秦汉时期的古老传说可靠。类似的证据还有很多,以至《中国医学史》也不得不承认,“关于古人长寿之说”,“在大量历史事实面前,上述观点已被证实是毫无根据的主观臆断”。这个“上述观点”就是黄帝所说的“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显然是一个谣言。中医第一经典第一篇之第一段,竟然起于一个谣言。《中国医学史》狠狠扇了黄帝一个耳光。

  歧伯不懂考古学,他没有分辨谣言的能力,他也不打算去分辨。他没有见过上古之人,但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智者,脑袋一拍,就脑补了一大堆理由,他说:节欲,都是节欲之功啊!上古之人,谨守八项规定,不胡吃海喝,不熬夜打麻将,尤其是,不乱搞男女关系,想不活一百岁都不可能。这叫做“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这十六字真言是中医养生治未病的总纲,后世道家佛家武侠小说家们,从中吸取了无数灵感。然而,这并不是真的医学原理。在古代,威胁生命的主要疾病是传染病和营养不良,靠节欲养生培养真气正气浩然之气来预防疾病,都是毫无用处的意淫。面对贯穿二十四史的频发瘟疫,面对史不绝书的“人死无算”死亡率,底气十足的“病安从来?”的轻松反问,实质是无知妄言。在清末东北大鼠疫中,有一群中医不相信鼠疫是微生物所致,不肯戴口罩,他们心中念叨着的大概也是这十六字真言“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结果,病妥妥的照来不误,他们付出了惨重的生命代价。

  接下来,黄帝岐伯讨论生殖生理学,岐伯提出了著名的理论:“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

  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

  ,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

  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这一段关于女性生理现象的观察大致是准确的:女子七岁换乳齿,十四岁月经来潮能生育,二十一岁真牙出,二十八岁最女人,三十五岁憔悴发落,四十二岁憔悴发白,四十九岁绝经绝育。为了解释这些生理现象,岐伯凭着绝顶的想象力创造了一套完整理论和几个抽象解剖学和生理学概念:任脉、冲脉、肾气和天癸。这几个概念一直到今天中医们都不知道它是究竟是什么东西,却坚定地认为它们都是客观存在的,只不过现代科学发现不了它们而已。

  现代医学其实早已洞悉了生殖的原理,用极其严格的科学实验证明了女性生殖是受“下丘脑—垂体—卵巢轴(hypothalamic-pituitary-ovarianaxis,HPOA))”调节的,这个“轴”的起点是下丘脑,它合成了促性腺素释放激素和催乳素释放因子、催乳素释放抑制因子等第一级激素,它们促进或抑制垂体分泌促性腺激素(卵泡刺激素和黄体生成素)和催乳激素等第二级激素,再作用于卵巢,调控终级激素(雌激素和孕激素),终极激素调控子宫内膜周期性变化而产生月经妊娠等生理现象。整个的过程、环节、各类物质基础无不历历可证。

  而中医生殖理论自从岐伯拍脑袋以后,不再有丝毫突破。现代中医的无耻程度青出于蓝而远胜于蓝,往往原封不动或略作修改,就当成自己的发明。比如,“岭南妇科圣手”罗元恺就号称“提出了肾—天癸—冲任—胞宫是女性生殖调节轴”,老实不客气的剽窃《黄帝内经》第一篇中的岐伯理论;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妇科主任医师杨家林也声称于1983年首次提出“肾—天癸—冲任—胞宫”的生殖轴理论,反正《黄帝内经》是公共财产;国医大师夏桂成的“心-肾-子宫轴”理论虽然毫无证据的别出心裁,也不过是岐伯理论的变异;2014年“中国医药最高荣誉”的“吴阶平-保罗.杨森医学药学奖”(简称“吴杨奖”)的获奖者之一,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吴效科的获奖成就之一也是“提出了女性中医生殖轴理论”,还是“肾—天癸—冲任—胞宫轴”,与罗元恺、杨家林一模一样。岐伯灵感偶发的拍脑袋,两千年后还惠及无数“中医大师”。

  总结,《上古天真论篇第一》的养生理论起源于谣言和拍脑袋,没有考古学的证据,也没有解剖学、生理学和生物化学的证据;是中医养生学和生殖生理学千秋万载无法抛弃也无法发扬光大的总纲和基本原理;它养活了并养活着无数的骗子。

  转载于棒棒的博客

  

标签: 上古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