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评论]特权阶层-是历史朝代更替的根本原因

历史密码网 32 0

对于中国5000年的历史来看,三国演义中一句话:"论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一个最好的总结.

     无论一个朝代如何辉煌,到头来仍然避免不了国破家亡,被他人替代的结果,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等如何杰出也好,英雄也罢,在他们的子孙手里都会被葬送掉这一切的辉煌.

     在历史书中,我们所看到的无非是各类昏君无道,社会矛盾非常尖锐,农民起义也是层出不穷的.

     从表面现象来看,贪污腐败是所有这些朝代灭亡的所共有的现象,所以很多英明的皇帝们也是不遗余力的反贪污,反腐化,虽然口号振天响,杀的贪官们也不计其数,不过很不幸的就是:一个贪官倒下去,千千万万个贪官站起来,如同杀不完的蟑螂一般,没完没了.

     我们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贪官存在,杀也杀不完?其实我们仔细看看这些贪官们就知道,因为有特权阶层的存在,才有贪官的存在.

     无论在哪个朝代,只要它存在特权阶层,贪污腐败就是不可能避免的,虽然人人都喊口号反贪污,但是无非是割鞋骚痒.

    其实对于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来看,特权阶层是其解体的根本原因.大家名义上是要求反腐实际上就是要求反特权阶层.

    "戈尔巴乔夫面对一个与民众疏远的党,面对党内包藏着的与民众已形成对立的特权阶层,不去以反腐运动为核心,为苏共建立起“争取民心工程”——这是戈尔巴乔夫在党建工作中的最大失误。因为这一失误,苏共失去了在多元政治中的竞争力,戈尔巴乔夫也失去了他赖以维系国家统治和巩固个人地位的实力基础。而这两者,本有扳回的极大可能。

     在苏共内部,一些反对大张旗鼓反腐的人士认为,如果党的 这样做,将暴露出许多党内高层腐败黑幕,给政治对手以攻击的口实。这种观点,与民间流传的那种“反腐亡党,不反腐败亡国”的嘲讽话,有着相同的夸诞性。腐败的揭露是打不倒苏共的,连骇人听闻的斯大林肃反罪行的揭露,都没有将苏共在1950年代打倒,到了1980年代中期,这种揭露和平反冤假错案,还能极大地增强戈尔巴乔夫的威信。中国的毛泽东和苏联的安德罗波夫的反腐经验证明,铁腕反腐的确有助于增强党和领导人的威信,使民众与官员的对立有所缓解,对党的地位是相当有利的。那些不利因素是可以克服的,毕竟主动权掌握在执政者手中。叶利钦近在眼前的先例便证明了,民众是通情达理的,谁反腐败,民众就拥护谁。如果真诚的反腐一直持续下去,就会为通过法治和民主使特权阶层冰消雪融提供动力,党的领袖的威望将空前高涨,党也将逐渐获得新生,再辅之以实干,一个新生的完全遵从法治的现代选举型政党将在新的多元政治格局中建立起强大的竞争力。

    对于特权阶层与民众的阶级对立导致社会失去和谐、对苏共丧失政权起到巨大推动作用这一现象,学界有着一些不同的解释。近年来,有一种观点十分流行,认为在苏共垮台过程中,苏联特权阶层出于私利、主动抛弃苏共,投向“资本主义”怀抱,所起的作用十分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 "

    学者黄苇町在《苏共亡党十年祭》一书中说:

     “中央党校苏共史专家王长江同志曾对我谈起过一组数字,苏联解体前不久他正在莫斯科,当时的苏联社会科学院曾进行过一次问卷调查,苏联解体前,苏联科学院曾进行过一次问卷调查,被调查者认为苏共代表全体人民的占7%,认为苏共代表全体党员的占11%,而认为苏共代表党的官僚、代表干部、代表机关工作人员的竟占85%!”

    如果现在的中国也进行这样的投票的话,大家觉得比例会和这个相差多少呢?

     我们只有彻底铲除那些特权阶层,才是让政治清明,国运长久的根本方式.天下没有不贪污的特权阶层,不管是在封建时代,还是在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时代,只有彻底消除特权阶层,才能彻底消除贪污腐败.

标签: 历史朝代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