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西次三经落实研究》1前言:上古华夏帝庭在冀中,向晋北陕北扩展路线。

历史密码网 16 0

  《山海经西次三经落实研究》1前言:上古华夏帝庭在冀中,向晋北陕北扩展路线。

  作者:路终远历史研究,交流可加微。

  前言:上古华夏三皇五帝政权起源地大本营在京南冀中保定石家庄一带,向晋北陕北拓展。帝尧晚年某个秋天,派使者出使到华夏西都(陕北神木石峁城一带)。

  华夏就是三皇五帝及其后裔所创造发展的政治文明的综称,有政权的连续性和血缘的连续性。早期华夏应该是一小型血缘政治团体在一个不大的地理区域内兴起,形成核心政治基因,作为根据地大本营,然后历代不断向四方发展扩大,直到成为东亚主体政治文明。那这个起源地大本营到底在哪里呢?必须把《大荒四经》的内容落实到现在的地图上。古今存在多种说法,有西北陕甘青新说、河南说、山西说、山东说、江淮浙说、两湖说、四川说、东北说,甚至域外中亚说、西亚说、西伯利亚说、印度说、埃及说、苏美尔说,在未经考古发现完全确认前,都只是推测而已。笔者坚持的是河北说,具体是冀中保定石家庄说,西至太行、东至海之间,因为这一带流传的三皇五帝的事迹最多最全,大部分上古重要人物都可在此找到地理联系,也就是说《大荒四经》记载的内容大部分就在冀中一带,也扩及沧州、晋北陕北等一些,其具体的中心观测点,笔者确定在今尧都所在今顺平县尧城村南郊。直到尧舜禹时遭遇特大洪水,保定大本营虽治水成功,但也是破坏很大,维持中央帝权,随着夏启自立,内部矛盾激化,大本营各部系多也纷纷出走四方自谋生存发展,保定中央帝庭也就此瓦解沉寂,华夏进入方国政权时代,夏部从行唐灵寿平山一带迁住晋中南,周部也随夏西迁终进入关中,商部向南入河南,等等,华夏总体上反而在四方获得更大空间发展,最后又在河南归于商部之一统。而《五藏山经》中则只有几列山系载有一些重要地点、人物与事件的信息,值得重点研究,以与《大荒四经》、《海经》相映证。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西次三经》,从东到西有帝尧、黄帝、西王母、少昊、老童、蓐收等重要人物的重要地理信息,搞清这个才能抓住落实上古华夏源流史于现今地理上的钥匙,抓不住就都还是散乱于各地之神话传说。

  提要:

  1.四千多年前帝尧晚年某个秋天,五帝华夏大本营帝尧之都(今保定顺平尧城传为尧都)派出使者,到当时华夏西疆重镇西土昧谷(陕北神木石峁城)一带,传达使命。使者从帝都出发,向北偏东行15公里到第1山崇吾山,在此宿营写第1山日记,记下此山所闻所见,并作好从此跋越太行山的准备工作,以后每走一天傍晚就在次一山宿营写日记,共22山,也就是用了22天,当然中间可能会在某些地方多停留儿天,所以总共用时30 天左右吧,行程共 600 多公里。这条路线,就是五帝系华夏政权,从太行山东部的保定帝都大本营一带,向太行山西边晋北陕北不断开拓的路线。近年,在晋北陕北,发现不少史前石城遗址,笔者以为其中就应有一些是五帝系历代向西开拓所建,当然有些石城也可能为更早当地其他人群所建但为五帝系所征服入主,其中最大最重要的就是陕北神木县石峁古城,帝国的西疆重镇,为金神蓐收、老童等所都,也可说是华夏西都,也即《尚书尧典》中的西土昧谷。

  2 .从第1 山崇吾山(顺平县腰山镇吴山雾山青峪山一带)开始,一天走一山,地图上直线距离。

  沿古太行山八陉之一的蒲阴陉向西北 25 公里到第 2 山长沙山(满城县刘家台乡白沙村一带)。

  向西北 30 公里到第3山不周山(唐县西北大石峪一带),颛顼与共工曾在此一带大战。

  向西北35 公里到第4山峚山(山西省灵丘县南部下关乡下关河一带),黄帝曾在此一带栽培丹木(柿树)、采玉、种玉实验等。

  向西北 30 公里到第 5 山钟山(灵丘县白崖台乡南边的平型关山一带)。

  向西南15 公里到第6 山泰器山(繁峙县东部滹沱河发源地孤山)。

  向西 30 公里到第7 山槐江山(繁峙县东山乡羊眼河边某山),黄帝之平圃(玄圃)所在。

  向西南 30 公里到第8 山昆仑之丘(五台山),众帝之夏都,夏季避暑地,华北最高大的台地,顶部巨大平缓,宏伟壮观,非尖峰可比,只有五台山才能称得上昆仑之丘。

  向西 30 公里到第9 山乐游山(代县滩上镇一带)。

  次日从乐游山,沿峪口河(桃水)向西偏北行30公里到代县县城滹沱河北岸一带,全是流沙,再顺流沙西南行15公里到第 10山赢母山(原平县苏龙口镇一带),这一天作者曲线实际共行程60多公里,达到极限,次日从此处过滹沱河到西岸,继续西行。

  向西 30 公里到第 11 山玉山(西王母所居,原平县西部的轩岗镇东边一带)。

  向西 30 公里到第 12 山轩辕之丘(宁武县涔山乡管涔山)。

  沿芦芽山脉向西南再拐向西共走20多公里到第13山积石山(岢岚五寨宁武三县交界芦芽山),山顶巨石堆积,现仍为华北最著名的自然保护区之一,各类动植物资源富集地,“万物无不有”。

  向西 20 公里到第 14 山长留山(岢岚县城东南附近),白帝少昊神所居,少昊率队向太行山西开拓,晚年所都所葬地,是谓长留。

  向西沿岚漪河北岸行20多公里到第 15 山章莪山(岢岚县温泉乡一带)。

  向西再沿岚漪河行30多公里到第16 山阴山(兴县西北角与保德县交界的黄河边上,浊浴之水当即为黄河)。

  过黄河向西约20公里到第 17 山符惕山(陕西神木县窟野河边)。

  向西20 多公里到第 18 山三危山(神木县张兴庄西一带),三青鸟所居。​

  再往西直线15 公里到第19山騩山(神木县高家堡镇东边),此处正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大的石峁龙山时代石城遗址所在地,面积400多万平米,出土大量玉器、石雕等珍贵文物,是近年北方最重大的史前考古发现,年代公元前2300年至1900年。本人以为少昊系金神蓐收及颛顼之子老童等就是此城一带的主人,也即太行山东部保定石家庄一带华夏中央政权的西疆重镇,即《尚书尧典》中的“西土昧谷”一带。老童驻守并葬于此。

  向西30多公里到第20山天山(神木县榆阳区麻黄梁镇西北一点榆阳区的最高点古庙梁、古神衔山一带),汉代为天封苑军马场及火井火神庙所在地。

  向西 25 公里到第 21 山泑山(神木县金鸡滩镇西边榆溪河谷西岸一带),金神蓐收就驻守并葬在此。

  向西过榆溪河滩地走约10 公里到第22山翼望山(神木县岔河则乡东部白河东岸一带)。

  再向西就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地带了,也就到了上古华夏政权的最西端,使者止步于此。

  下面正文详述每一山:

《山海经西次三经落实研究》1前言:上古华夏帝庭在冀中,向晋北陕北扩展路线。-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山海经西次三经落实研究》1前言:上古华夏帝庭在冀中,向晋北陕北扩展路线。-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标签: 上古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