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洪《抱朴子·内篇》卷12辨问诗解1圣仙非一黄帝圣仙

历史密码网 15 0

  葛洪《抱朴子·内篇》卷12辨问诗解1圣仙非一黄帝圣仙

  题文诗:

  抱朴子曰:圣不必仙,仙不必圣.圣人受命,

  不值长生,但其自欲,除残去贼,夷险平暴,

  制礼作乐,著法垂教,移不正风,易流遁俗,

  匡将危主,扶亡徵国,刊订诗书,撰河写洛,

  著经诰誓,唱和雅颂,训导童蒙,应聘诸国,

  突无凝烟,席不暇暖.其事繁多,鞅掌罔极,

  穷年无已,其亦焉能,闭聪掩明,内视反听,

  呼吸导引,长斋久洁,入室炼形,登山采药,

  数息思神,断穀清肠?仙者唯须,笃志至信,

  勤而不怠,能恬能静,便可得之,不待多才.

  入俗高真,为道重累.得一大药,守一养神,

  长生久视,岂若圣人,所修为者,云云无限?

  俗谓圣人,治世圣人,非得道圣,得道圣人,

  黄老是也;治世圣人,周孔是也.黄帝治世,

  而后登仙,此是偶有,能兼才者.古之帝王,

  刻於泰山,可省读者,七十二家,馀磨灭者,

  不可胜数,而其独记,黄帝仙者,审然可知.

  【原文】

  或问曰:”若仙必可得,圣人已修之矣,而周孔不为之者,是无此道可知也。”

  抱朴子答曰:”夫圣人不必仙,仙人不必圣。圣人受命,不值长生之道,但自欲除残去贼,夷险平暴,制礼作乐,著法垂教,移不正之风,易流遁之俗,匡将危之主,扶亡徵之国,刊诗书,撰河洛,著经诰,和雅颂,训童蒙,应聘诸国,突无凝烟,席不暇暖。其事则鞅掌罔极,穷年无已,亦焉能闭聪掩明,内视反听,呼吸导引,长斋久洁,入室炼形,登山采药,数息思神,断穀清肠哉?至於仙者,唯须笃志至信,勤而不怠,能恬能静,便可得之,不待多才也。有入俗之高真,乃为道者之重累也。得合一大药,知守一养神之要,则长生久视,岂若圣人所修为者云云之无限乎?且夫俗所谓圣人者,皆治世之圣人,非得道之圣人,得道之圣人,则黄老是也。治世之圣人,则周孔是也。黄帝先治世而后登仙,此是偶有能兼之才者也。古之帝王,刻於泰山,可省读者七十二家,其馀磨灭者,不可胜数,而独记黄帝仙者,其审然可知也。

  【译文】

  有人问道:“假使仙道人们一定能够得到,圣人早已修仙去了。然而周公、孔子不去修仙,是因为世上本无仙道,这是显而易见的。”

  抱朴子回答道:“圣人不一定能成仙,仙人不一定能成为圣人。圣人感受天命,命里没有遇到长生之道,自己只想去除却残贼,平息暴乱;制订社仪作音乐,分别等级;彰显法度,重教后人;改变不正之风气,变革浊流遁世的风俗;匡正将临危难的君主,扶持已有亡征的国家;刊订《诗经》、《尚书》、撰写《河图》、《洛书》;著明经文诰誓,唱和《雅》韵《颂》歌;开导无知幼童,应聘诸方国家;奔忙到烟筒无烟、度无暇暖的地步。他们的事务已属绕身缠体,年复一年,无穷无尽。哪里还能闭上眼睛,塞起耳朵,内视反听,呼吸导引,长久斋戒,进入室内修身养性,登上山岭采摭仙药,数着气息,意系精神,辟谷绝食,清肠寡欲呢?至于求仙的人,只要诚心诚意,坚信不移,勤修苦炼,毫不懈怠,甘于淡泊寂寞,就可获得仙道,而不需要太多的才华的。

  人一旦有了世俗的高超,反而会成为修道的累赘。能够配制一种神仙大药,懂得保护真气守住纯正,修身养性的要诀,就能长生不死了,哪会像圣人那样,操劳成千上万种事情,而没完没了呢?况且世俗之人所说的圣人,都是治理社会的圣人,不是得道成仙的圣人。要说得道成仙的圣人,黄帝、老子便是例证。要说治理社会的圣人,周公、孔子便是例证。黄帝先治理社会,后升天仙化,这是偶尔才会有的,能够兼具二者的奇才,古代的帝王,在泰山行封禅大典并刻石勒铭,其中可以看清读明的,共有七十二家,其余磨损难认的,不可胜数。之所以单独记载黄帝成仙,是因为他的事迹是明悉可知的。

标签: 黄帝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