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卷2黄帝诗解10名实不入机发于踵太冲莫朕块然独立

历史密码网 14 0

  《列子》卷2黄帝诗解10名实不入机发于踵太冲莫朕块然独立

  题文诗:

  与见壶子,季咸谓曰:子先生死,不旬数矣,

  吾见怪焉,见湿灰焉.列子涕告,壶子曰向,

  吾示地文,不誫不止,是但见吾,杜德几也,

  尝又与来!明日又见,谓列子曰:幸矣子之,

  先生遇我,也有廖矣,灰然有生,吾见杜权.

  列子入告,壶子曰向,示以天壤,名实不入,

  机发于踵,此为杜权.是殆见吾,善者几也,

  尝又与来!明日又见,谓列子曰:坐不齐吾,

  无得相焉,试使其齐,将复相之.列子入告,

  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太冲莫朕,是但见吾,

  衡气机也;鲵旋之潘,止水之潘,流水之潘,

  滥水之潘,沃水之潘,氿水之潘,雍水之潘,

  汧水之潘,肥水之潘,其皆为渊,是为九渊,

  尝又与来!明日与见.立而未定,自失而走.

  壶子曰追.列子追之,不及返以,报壶子曰:

  已灭已失,吾不及也.壶子曰向,示之以未,

  始出吾宗,吾初与之,虚而猗移,不知谁何,

  因以茅靡,以为波流,是故逃也.然后列子,

  自以为未,始学而归,三年不出,为其妻爂,

  饲狶如人,于事无亲,雕瑑复朴,土块然独,

  以其形立,然而封戎,壹以是终.执一真情.

  【原文】

  明日,列子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可以旬数矣。吾见怪焉,见湿灰焉⑦。”列子入,涕泣沾衿⑧,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地文⑨,罪乎不誫不止⑩,是殆见吾杜德几也(11)。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廖矣(12)。灰然有生矣(13),吾见杜权矣(14)。”列子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天壤(15),名实不入(16),而机发于踵(17),此为杜权。

  是殆见吾善者几也(18)。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子之先生坐不斋(19),吾无得而相焉。试斋,将且复相之。”列子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太冲莫眹(20),是殆见吾衡气几也(21)。鲵旋之潘为渊(22),止水之潘为渊,流水之潘为渊,滥水之潘为渊(23),沃水之潘为渊(24),氿水之潘为渊(25),雍水之潘为渊(26),汧水之潘为渊(27),肥水之潘为渊(28),是为九渊焉(29)。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立未定,自失而走(30)。壶子曰:“追之!”列子追之而不及,反以报壶子,曰:“已灭矣,已失矣,吾不及也。”壶子曰:“向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31)。吾与之虚而猗移(32),不知其谁何(33)。因以为茅靡(34),因以为波流,故逃也。”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三年不出,为其妻爂,食稀如食人(35),于事无亲,雕瑑复朴(36),块然独以其形立, 然而封戎(37),壹以是终(38)。

  【译文】

     第二天,列子带着季咸来见壶子。季咸出去后对列子说:“唉!您的老师快要死了,不能活了,过不了十天了。我看他形色怪异,面如湿灰。”列子进来后,哭得衣服都湿了,把此话告诉了壶子。壶子说:“刚才我显示给他看的是大地的表象,在不动不静中生存,所以他看见我杜塞了生机。再请他来一趟吧!”第二天,季咸又同列子来见壶子。出去后对列子说:“您的老师遇到我真是太幸运了!有救了。全身都有生气了,我看见他闭塞的生机在萌动了。”

  列子进来把这话告诉了壶子。壶子说:“刚才我显示给他看的是天地交接,虚名实利都不入千心,而生机却已在脚后跟发动起来,这就是闭塞生机的萌动。所以他看到我好转的生机。再请他来一趟吧!”第二天,季咸又同列子来见壶子。出去后对列子说:“您的老师坐在那里心神恍惚,我无从给他看相,等他心神安定下来,我再给他看相。”列子进来告诉了壶子。壶子说:“刚才我显示给他看的是太虚无迹象可征,所以他看到了我混沌平衡的生机。鲸鱼盘旋之处成为深渊,水流停积之处成为深渊,水流运动之处成为深渊,水流涌出之处成为深渊,水流陡落之处成为深渊,水流决口之处成为深渊,水流回拢之处成为深渊,水流入泽之处成为深渊,水流会合之处成为深渊,这是九种深渊。再请他来一趟吧!”第二天,列子又带季咸来见壶子。还没有站定,季咸就惊慌失色地逃走了。壶子说:“追上他!”列子追赶不上,回来报告壶子,说:“已经不见了,已经消失了,我追不上他了。”

       壶子说:“刚才我显示给他看的并没有离开我的本来面目。我无所执而随着他变化,他便搞不清我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又像草一样跟着他颠倒,像水一样跟着他流动,所以他就逃走了。”列子这时才明白自己还没有学到什么,便返回到家中,三年不出门,替他妻子烧火做饭,喂猪像伺候人一样周到,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偏爱,不事雕琢而复归真朴,像土块一样独立而不受干扰,在纷繁的琐事中却心神一致,如此直到终身。

  【注释】

  ⑦湿灰——陈鼓应:“喻其毫无生气。”又引林云铭:“死灰尚有或燃之时,湿灰则不能。”

  ⑧衿——古代衣服的交 领,引申为胸襟。

  ⑨地文——张湛注:“向秀曰:块然若土也。”

  ⑩罪乎不誫不止——张湛注:“罪,或作萌。”王叔岷:“此当以作'萌’为是。萌有生义,'萌乎不誫不止’,犹云'生于不动不止’,正对上文'子之先生死矣’而言,意甚明白。”《释文》:“罪本作萌。誫音振。崔譔曰:不誫不止,如动不动也。”

  (11)杜德几——几,《庄子·应帝王》作“机”。陈鼓应:“杜德机,杜塞生机。杜,闭塞。德几,犹生机。”

  (12)廖——音 chōu(抽),恢复元气,病情好转。

  (13)灰然——张湛注:“灰,或作全。”《庄子·应帝王》作“全”。

  (14)杜权——陈鼓应:“权,变,动。谓闭塞中有变动。”引林云铭:“闭藏之中,稍露动变端倪。”

  (15)天壤——指天地之际。天地交 则生气生。壤,土,地。

  (16)名实不入——张湛注:“向秀曰:任自然而覆载,则名利之饰皆为弃物。”指任其自然。

  (17)机发于踵——机,指生机。踵,脚后跟。

  (18)善者几——善者,指病情好转,元气开始恢复。几,《庄子·应帝王》作“机”,指生机。

  (19)坐不斋——张湛注:“或无坐字。”《庄子·应帝王》无“坐”字。斋,《释文》作“齐”,《庄子》亦作“乔”。不斋,指气色变化不定,精神恍惚,无法看相。

  (20)太冲莫眹——太冲,即太虚。眹,音 (阵),通“朕”,征兆,迹象。太冲莫眹,指太虚之时,元气混沌,无明显迹象可征。

  (21)衡气机——衡,平。衡气机,指太虚之时,陰陽未分,元气的生机比较平衡时的状态。

  (22)鲵旋之潘为渊——鲵,音 n(倪),雌鲸。潘,奚侗云:“'潘’当为'瀋’,

  í沈之叚字。”“引伸之则有深意。”“沈为渊者,尤言深为渊耳。”陈鼓应注引李勉云:“所以云深者,以喻壶子之道深沈如渊。”

  (23)滥水——《释文》引《尔雅》:“水涌出也。”

  (24)沃水——《释文》:“水泉从上溜下也。”指瀑布。

  (25)氿水——氿,音 guǐ(轨)。氿水,《释文》:“水泉从旁出也。”指决口之处。

  (26)雍水——《释文》:“河水决出复还入也。”

  (27)汧水——汧,音 qiān(牵)。《尔雅》:“水决之泽为汧。”

  (28)肥水——《释文》:“水所出异为肥也。”水出于异地而合流会归为一,称肥水。

  (29)是为九渊焉——张湛注:“此九水名义见《尔雅》。”卢重玄解:“心运于太冲之气,漠然无迹,荡然有形,而转运不常,若水之变动殊名,未尝离乎渊澄也,故不得其状而辩之矣。”

  (30)自失而走——《释文》:“丧失精神而走。”

  (31)未始出吾宗——指不曾开我的道者面目,杨伯峻:“'未始出吾宗,即《庄子》'不离其宗’,《淮南子·览冥训》'未始出其宗’之意。”

  (32)虚而猗移——虚,指无所执者。张湛注:“向秀曰:无心以随变也。”猗移,《释文》:“猗移,委移,至顺之貌。”

  (33)不知其谁何——陈鼓应:“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

  (34)茅靡——杨伯峻《集释》引光聪谐:“茅靡正谓如茅之从风靡,波流正谓如波之逐水流,皆言无逆于物。”

  (35)食狶如食人——食,饲。狶,音 xī(希),猪。《释文》:“楚人呼猪作狶。”

  (36)雕瑑复朴——瑑,音 zhuàn(篆),雕刻。张湛注:“向秀曰:雕琢之文,复其真朴,则外事去矣。”陈鼓应则云:“指去雕琢而复归于朴。”郭象注:“去华取实。”成玄英疏:“雕琢华饰之务,悉皆异除,直置任真,复于朴素之道者也。”宣颖“雕去巧琢,归于真也。”李勉:“'雕’字误,应作'去’。言雕琢之事,悉皆废去,复归于朴。”

  (37)纷然而封戎—— 。音 fēn(分),通“纷”。”纷然,纷繁复杂的样子,指一切琐碎事务。戎,《释文》作“哉”。云:“哉,一本作戎,音哉。”《庄子·应常王》作“纷而封哉”。成玄英疏:“封,守也。虽复涉世纷扰,和光接物,而守于真本,确尔不移。”

  (38)壹以是终——自始至终都是这样。壹,一概,都,完全。

标签: 黄帝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