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江情怀》(卷四十七 柳编笆斗称一绝 黎山蚩尤成枫香 )

历史密码网 10 0

  憔悴了思念,我听着无趣的感伤歌谣。在清愁红泪中,我心中想寻找淡淡的绿意。那些粲然的微笑,旋转的花浪,又似在召唤着我饥渴的灵魂。我或者在清晨散步,晨风拍拂轻柔;或者傍晚不慌不忙,游走于晚霞下。辽阔无垠的稻田,总动情着我的视野。那里有童稚的思恋,激荡的热情;温情的流盼,微笑的私语。那里有斜阳柴扉,石缝虫鸣;寒蕉望月,日暮风涛。

  我凌乱泼辣的目光里,有疏散疑惑的踪影,都灌满了雨雪风沙,寻寻觅觅,愠意浓浓。峦嶂寒溪,台榭屋宇;牧草庄稼,枯叶泥土。秋天的树叶,春天的花瓣,往往都伴随着,我模糊不清的情感。但是有几盏寒风中的路灯,却总能照亮我心中的空旷。虽然安静异常,这里却井然有序地,享受着无尽的岁月。这里幽暗灯光下的虚弱和疲惫,倒也有几分幸福与安详。山川土地,远近村落,在流云下,在雾霭笼罩间。它们睡意似浓,舒适的疲惫,欲作安歇,又似有清醒几分。

  茅屋渐少,青灰瓦房。或依山,或就原,牵牵连连,结构复杂,但整体错落有致。山坡,院落,苍松翠柏,枫香树古老依旧。蜿蜒河,古枫柏。搂抱着生命无数,只等待着阳光明媚。枫林无忧无虑,歌唱纵情,总的来说,这是件好事。因为没有答案的天真无邪,需要洋溢的笑容而完美。这里冬暖夏凉,石坎岩壁,泉水叮咚。这里春种秋收,果林农田,硕果累累。

  枫林乡位于高河镇西部,西北与潜山县三妙乡接壤,南接三祝、秀山乡,北靠育儿乡。秀(山)高

  (河)公路沿境南而过,枫(林)三(祝)公路纵贯中心。乡镇府驻路家井。因地图似枫叶,并有成片枫树林而得乡名。建国初属新安区的公岭、鹿苑、路井等乡。一九五六年建立枫林乡,一九五八年属高河区育儿公社,继而并入高河公社,一九六九年并入新安人民公社,一九七二年改为枫林公社,一九八四年改为乡。地属丘陵,土质贫瘠,水利条件差,易干旱。主要种植水稻、山芋。各村都造有块状杉林。鹿苑、新安、南山等村都有茶场,新安、太庙等五个村有桑园。柳编笆斗是该乡的传统的手工艺品,历史悠久,畅销内外。柳编笆斗是该乡传统的手工艺品,历史较久,畅销县内外。

  柳编盛器“笆斗”。笆斗,是一种用柳条(杨条)编织而成的农用盛器。根据容量大小和用途不同分别称“栲栳、拎笆、四升斗、鞋扁(怀宁俗称:海揽簸。指可以存放女子手工制作的各种物品。)”等,是枫林乡农村广泛使用的农用盛器。唐朝卢延让在描写富家子弟挥金如土时,曾有“五陵年少粗于事,栲栳量金买断春”的诗句。 “笆斗”的成品,根据大小不同有“七斗笆”、“五斗笆”、“三斗笆”之分。七斗笆也叫栲栳,用来挑运稻谷、盛放大米;五斗笆较多用来盛放米粉;三斗笆也叫园斗,是一种计量用具。另外,还有用于播种谷子、麦子和大豆的拎笆、用来盛放女红针指的鞋扁等。笆斗与农家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是女儿出嫁时必不可少的嫁妆,深受人们的喜爱欢迎。柳编笆斗制作技艺有“前道”和“后道”之分。前道制作,经过夹白、晒干、浸泡、编织等多道工序,制作笆斗的半成品。这时的编织大多由妇女担任,因此有“传媳不传女”的说法。前道使用工具有竹夹、铁夹、经夹板、“宽底”(也就是模型)、柳带刀等。“后道”制作,是将半成品装上毛竹“斗圈”和“斗底”,成为结实耐用的笆斗成品。工序有劈竹、撑圈、安底等。使用的工具有:蔑刀、木槌、钻子等。柳编工艺的技法:柳编工艺的主要技法有平编、纹编、勒编、砌编、缠边五种。平编,是编平面席箔类的主要工种。其特点是经纬交织,互相穿插掩映,可以挑一压一,也可以挑二压二、挑一压二、挑二压一,从而形成不同的交叉编织纹样。绞编,是以经纬编压为主要特点的工种。它和平编的不同之处是在经编方面,平编的经纬相同,同时动作,往前编织;而纹编则先编排好经桩,经桩可以是绳,是条子,是竹杆,甚至是铁丝,然后以编条(柳、槐、篾)交叉上下穿行于经桩上下,循环绕行。勒编,是传统的柳条编结工种。用勒编做成的器物一般称为“系货”。其法以麻绳作经,以柳条作纬,麻绳互相交错穿过柳条间,穿一次,绕扣勒紧,通常民间所见簸箕、笆斗、箩筐、柳条包等,均以此法编结主体部分。砌编,是传统手工编织的常见工种之一。用砌编工艺制成的器物一般称为“砌货”。其法多被用于圆形器物的编制,方法是将编结物聚合成把,然后用较结实的篾片,将这些把束穿起来。缠边。条编的辅助工种,必不可少。主要用于条编器具的边沿、把手部分。其法多以坚硬的材料为芯,在芯的外面,用柔软的条子(藤皮、塑料带、篾皮等)按一定方向缠绕,一方面使之固定,一方面起到表面装饰效果。

  清代奇案“笆斗案”的传说。笆斗也叫栲栳,是柳条等编成的一种容器,底为半球形,形状像斗。相传浙江省德清县城关镇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轰动一时的大案“笆斗案”,它与“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汶祥刺马案”等被列为清代奇案。事情还得从“笆斗案”案情说起。据史料记载,清道光五年(一八二五年),城关镇有一徐姓大户人家,徐家的妾与妻所生的儿子勾搭成奸,被儿媳蔡氏察觉。奸夫淫妇怕走漏奸情,以酒灌醉蔡氏,用笆斗压住蔡氏脖颈致死。后慌称蔡氏急病暴亡。后来,蔡家疑有冤情,鸣冤控告。徐家依仗钱财夸口:“天大的官司,自有地大的银子来抵挡”。于是,买通官吏、仵作,偷换蔡氏受伤颈骨,造成冤案。蔡家数度上诉鸣冤未果。又把诉状告到京城刑部大堂,其中写道:“白骨炼成黑炭,黄金买尽青天”。后来此案惊动了道光帝,皇帝把此案交与新上任的浙江学政办理。新学政私访案情,再度开验尸骨,查实颈骨被偷换之事,终于使冤案大白天下。此案后,从省巡抚到县典吏均受查处,案件轰动全国。这一史实,被后人称为“笆斗案”。“笆斗案”不是传说,而是史实,那么它应该有事发地,但是史料对此案的发生地没有明确记载,仅有“笆斗案”出于城关镇小南门内的说法。因此,一直以来“笆斗案”的发生地扑朔迷离。虽然“笆斗案”不是什么可歌可颂的事,但是它是德清历史上的一个事件,而且因为“笆斗”轰动一时,国人皆知。

  枫林乡形,实如枫叶,兼有枫林成片,故而得名。枫树,又叫“枫香树”,怀宁人也有俗称“香枫树”的。落叶乔木,春季开花,叶子掌状三裂,秋季变红色。枫林多修逸,神姿豪满,常伴寒梅斜竹。在雾霭云卷中,若曲折画屏;或于绝壑等候,或屹立于城寨葱岭。其枝叶扶疏,在阳光摇曳的日子,有百媚神情,缱绻宜人。道旁枫树,散落无数;湖畔河边,枫叶红于二月花。深秋,灿烂的枫叶,更是映红了蓝天碧水,染红了城镇村庄,红透了整个枫林乡。

  磨塘岭到鹿苑的公路,由东南纵贯西北。它将枫林乡,分成南北两部分。北面稍狭窄,南面略宽盈。丘陵地区,秋风飒飒,原野蒿草苦艾,折摧无数。地势西南高东北低,蜿蜒缓展;流水易枯,浇灌无常。产适量粘土,可烧制红砖;供村庄山寨,砌房围墙。居民生活饮水,主要是地下水;清澈甜甜,沁人心脾。夕阳沉落,在西边山坡。这里群山剪影,月光清冷;山冈黑幢,微虫聒噪。

  枫林北边,有浓厚的春天气息,柔嫩的芽蕾满目。路井、三官、四亿三村,湿润暖和,矜怜绚烂,馨香缭绕。这里地属丘陵,以农为主;辛苦的希望,交织日月边旁。这里收获的浪花微澜,使人景慕由衷。若风调雨顺,旱田春麦,籽粒饱满,粮食满仓;豌豆蚕豆,菜籽皮棉,丰收在望。辛劳质朴的人们快乐着,静止抑或飘动,影影绰绰,若美梦暖漾心间。

  严岭村地处西北,东北与育儿乡相连,南和四亿毗邻,西同潜山县,三妙、叶典接壤。这里路灯稀疏,地处边陲;麻石路面,罅隙多雨水。农作物栽培在,路道两旁;水产品养殖在,浅滩荷塘。还有硕果累累,蓊郁的山场。无论洼地玉米,堤堰高粱,再苦再累,人们都在期待着,劳动收获的恩德恩泽。这里没有村畔的观望,只有风飒暮霭的辛劳。深夜空旷,村庄在山风漫流,轻松而淡漠着。

  磨塘村驻地在黄屋,位于枫林乡东南角。这里山峦起伏,树林飘拂,小路蜿蜒;云团消融,晚霞搅扰着灌木山谷。这里山岭多枫林,伴苍松、翠柏。夜幕降临,满天繁星。境内秀(山)高(河)公路,纵穿而过,交通便利。村域经济,以传统农业为主。古老厚道而沉郁,鲜嫩又美丽。有创办的养殖场,满塘春水;承包的山场林地,果木幽深。村里有完小一座,红色旅游景点一处为:创办于民国时期的世则小学,现经修缮,保存完好。

  鹿苑村属于丘陵地带,位于西南角,海拔较高。鸟雀野蜂,肆无忌惮,吮吸叶汁,黏稠甘美。世代相传,以养鹿而得名。土地面积多,实有耕地面积较少。这里虽不能濯脚渠边,但能饮茶凉棚。省级公路,横穿中心村庄,山青水秀,环境优美,交通便利,易于投资经商。遥远的乡村,有缺乏秩序的粗野,山外面高尚文明,这儿还有点不适应。

  乡南是太庙、新安,南山、宝福四村,与三祝乡、秀山乡相邻,西接潜山县。轻佻粗俗的黄梅小调,在这里随处可以听到。姑娘们腰肢纤细而绵软,眼神放荡而挑逗。残留在空气中的脂粉气息,使人微妙酥痒,心绪纷乱。在这感情激荡的年代里,城市乡村男男女女,到处都溢流着感情的汁液。

  枫香树,有顽强的生命力。枫香树,默默无闻为人们作贡献。枫香树,乔木高大,形象伟岸。它从不忧心,从不紧张,坚强而执着。它明知凋零 却还燃烧着,至情至性。每年四五月,花期便至,枫香树随风舞动,轻柔着年轻漂亮的大眼睛。果期却要到九十月,枫香树故意冷淡着风华正茂的时光,显得暗影憧憧,淡淡聊聊。随着树龄增长,树冠逐渐敞开,呈圆形。枝条棕红色到棕色,有小孔,冬季枝条是黑棕色或灰色。枫叶色泽绚烂、形态别致优美,可制作书签、标本等,在秋天则变成火红色。此时枫香树,更充盈着雅致和古朴,失却了昔日芳华,树皮腐烂掉落,悱恻迟暮,缄默伫立,感受并记载着血承史迁。

  作为观赏树种,枫香树世界闻名。它们有佳话的浪漫非议,灰朴朴或是红火火,步履轻盈,略显犹豫和纠结。斜月侵,竹间亭畔,芙蓉嫩,杨柳身,篆香萦幕,我顾景暮色,枫林层层翠,声阵阵,宛如清梦。听说加拿大多枫树,素有“枫叶之国”之美誉。花木参差,池边亭畔,轻雨温柔,随处可见枫香树。那里人民对枫叶,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把枫叶作为国徽,国旗正中绘有一片红色枫叶,国树为枫树。枫叶边缘,有少数突出的齿,基部为心形,叶面粗糙,上面为中绿至暗绿色,下面脉腋上有毛,秋季变为黄色至橙色或红色。但少量地区为深、暗绿色。这时枫香树,忧郁郁,融泄泄,泛泛的,却显得十分隽妙。但是它们也用皴裂地悲苦,撰写在秋风无情的夜里。枫叶在这里通常象征着:有自制能力。并且认为:喜欢此花的人,有自己的一套生活原则,积极进取,不断向前迈进。在感情上,会显得比较退缩,对初恋仍念念不忘,对爱情产生惶恐。其实只要你懂得,从失败的经验中提升自己,找到真爱又何难。 枫香花在这里通常象征着:该温柔时温柔,该发威时就发威。

  枫林乡地,随处可见,成片的枫林。在路上闲游,你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可能就是火红的枫树林。你昔日如果叹蓑笠筹画,胸浩气足,淡名利去思虑,或是去烦习静,温柔勤谨,雅好恬静,欲怡情山水之精妙,那来这里便是很好的选择。那枫叶红的光亮,红的热烈。你走进枫树林,细察捡起的枫叶。这枫叶若红五星,又如小手掌,叶脉在叶间,肆意伸展着。这时你也许会希望自己,也变成枫林里最漂亮的枫叶。那时枫树叶,在秋风吹拂下,肯定会更加婀娜多姿。我不得不慨叹:枫叶红于二月花。枫叶迷人的光彩,却无法掩盖,即将离去的无奈。冬天里,枫香树无数的故事都芳华渐老,绵长如线的愁绪,盼望着再次拥有温暖宽厚的怀抱。

  苗人枫香树的传说与枫林乡。苗族的村前寨后,都有枫香树。这和枫林乡情况很接近。但是汉人不像苗人那样崇拜枫香树。枫香树是苗人自古以来,崇拜的图腾树,也就是祖神树。人们常在一些祭祀时,在枫香树脚焚香烧纸。在建造房子时,“请 ”一棵大的枫香树,来做主柱,寓意保佑家庭和谐发展和平安。人们把枫香树比作祖先,因为在古老的年代里,祖先是从枫香树里生出来的。“枫香树倒了,百种东西从枫香树生出来,千种东西从枫香树生出来,我们看枫香树生什么东西?树根变成鼓,树干生妹留,树尖变成金鸡,树心变成博桑、博啥(传说中两个聪明的人) 。”枫香树繁衍了人类的始祖,才有了苗族人民的子孙后代,所以苗族人民对枫香树是作为始祖来尊崇。在苗族的村寨里,还流传着枫香树的故事:早在古老的黄河流域,苗族始祖蚩尤与炎黄部落逐鹿中原,蚩尤战败,被杀在黎山之丘,兵器变成了一片片的枫树林子,鲜血变成了一片片的红叶。从此在异地他乡的后人们,就以枫木树为祭奠的方式,进行祭奠。再以后就变成了苗族人民崇拜蚩尤的一种象征。现在苗族地区,还保留崇敬枫香树的习俗。怀宁自古至今也有崇敬、祭奠枫香树的习俗。祭奠时,在枫香树枝上束红飘带,并且许下美好的祝愿。其实,当秋天到来时,白天缩短而夜晚延长,这使树木开始落叶。在落叶之前,树木不再像春天和夏天制造大量的叶绿素,并且已有的色素,比如叶绿素,也会逐渐分解。这样,随着叶绿素含量的逐渐减少,其他色素的颜色就会在叶面上渐渐显现出来,于是树叶就呈现出黄、红等颜色。

  我日耽风雅,无念自己写下素事篇章。每援笔饰笺,辄劳悬怀,命蹇如斯,殊觉赧颜。我在此只是淡写生活旋律。我非倩人,亦无蓝本,信步观场,稍散郁滞,慨当以慷而已。

标签: 蚩尤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