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卷2黄帝诗解9去智和者大同于物可游金石蹈于水火

历史密码网 12 0

  《列子》卷2黄帝诗解9去智和者大同于物可游金石蹈于水火

  题文诗:

  赵襄子也,率徒十万,狩于中山,藉仍燔林,

  扇赫百里,有一人从,石壁出随,烟烬上下,

  众谓鬼物.火过徐行,而出若无,所经涉者,

  襄子怪而,留之徐而,察之形色,七窍气息,

  音声皆人.襄子问曰:奚道处石?奚道入火?

  其人而曰:奚物谓石?奚物谓火?曰尔向之,

  所出者石;所涉者火.曰不知也.魏文侯闻,

  问子夏曰:彼何人哉?曰商所闻,夫子之言,

  中和者能,大同于物,万物无得,伤阂者游,

  金石与蹈,水火皆可.文侯曰子,奚不为之?

  子夏答曰:刳心去智,商未之能,虽然吾试,

  语之有暇.侯曰夫子,奚不为之?子夏对曰:

  夫子能之,能而不为.文侯大悦.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神巫自齐,来处于郑,命曰季咸,

  知人死生,祸福寿夭,期以岁月,旬日如神.

  郑人见之,皆避而走.列子见而,心醉归以,

  告壶子曰:始以夫子,之道为至,又有至者.

  壶子曰与,汝无其文,未既其实,固得道欤?

  众雌无雄,又奚卵焉?而以道与,世抗必信,

  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尝试与来,以予示之.

  【原文】

  赵襄子率徒十万狩于中山①,藉芿燔林②,扇赫百里。有一人从石壁中出,随烟烬上下,众谓鬼物。火过,徐行而出,若无所经涉者。襄子怪而留之。徐而察之:形色七窃,人也;气息音声,人也。问:“奚道而处石?奚道而入火?”其人曰:“奚物而谓石?奚物而谓火?”襄子曰:“而向之所

  出者,石也;而向之所涉者,火也。”其人曰:“不知也。”魏文侯闻之③,问子夏曰④:“彼何人哉?”子夏曰:“以商所闻夫子之言,和者大同于物,物无得伤阂者⑤,游金石,蹈水火,皆可也。”文侯曰:“吾子奚不为之?”子夏曰:“刳心去智⑥,商未之能。虽然,试语之有暇矣。”文侯曰:“夫子奚不为之?”子夏曰:“夫子能之而能不为者也。”文侯大说⑦。

  【注释】

  ①赵襄子——名毋卹,一作无恤,战国初赵国的国君,公元前 475 年至前 425 年在位。狩——张湛:“火败曰狩。”中山——王重民:“《御览》五十一、《类聚》八十并引‘中山’作‘山中’。”杨伯峻:“中山,春秋时为鲜虞,战国时力中山国,在今河北保定地区定县一带。”

  ②藉芿燔林——藉,践踏。芿,音 rěng(仍),乱草。燔,音 fán(凡),焚烧。

  ③魏文侯——名斯,战国初魏国的国君,公元前 445 年至前 396 年在位。

  ④子夏——姓卜,名商,字子夏,孔子的弟子。

  ⑤阂——阻碍。

  ⑥刳——音 kù(枯),剖开并挖空。

  ⑦说——音 yuè(悦),通“悦”。

  【原文】

  有神巫自齐来处于郑,命曰季咸①,知人死生、存亡、祸福、寿夭,期以岁、月、旬、日,如神。郑人见之,皆避而走②。列子见之而心醉③,而归以告壶丘子④,曰:“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则又有至焉者矣。”壶子曰:“吾与汝无其文,未既其实⑤,而固得道与?众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⑥?而以道与世抗,必信矣。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尝试与来,以予示之。”

  【注释】

  ①命曰季咸——命,通“名”。《释文》:“季咸,姓季名咸,郑人也。”②皆避而走——张湛注:“向秀曰:不喜自闻死日也。”

  ③列子见之而心醉——张湛注:“迷惑其道也。”

  ④壶子——壶丘子林,列子之师,郑人。

  ⑤无其文——王叔岷:“上文颜回问津人操舟章作‘吾与若玩其文也久矣,而未达其实’,‘玩’字义长。疑‘既’即‘玩’之误,下‘既’字亦当作‘玩’。其作‘无’者,‘玩’坏为‘元’,传写因易为无耳。”

  ⑥而又奚卵焉——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引陈寿昌说:“有雌无雄,无以生卵,以喻有文无实,不得谓之道。”

  【译文】

  赵襄子率领仆从十万人在中山打猎,践踏杂草,烧毁树林,烈炎烧及百里之远。有个人从石壁中走出来,跟随着烟火忽上忽下,大家以为是鬼。火势过去以后,他慢慢地走出来,像什么也没有经历过一样。赵襄子感到奇怪,便留住他。慢慢地观察他,看他的形貌、肤色与七窍是人,气息声音也是人,于是问他:“什么道术使你能住在石壁中?什么道术使你能进入火焰中?”那人说:“什么东西叫做石壁?什么东西叫做火焰?”赵襄子说:“你刚才出来的地方就是石壁,你刚才所踩过的东西就是火焰。”那人说:“我不知道。”魏文侯听说后,问子夏说:“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子夏说:“以我从孔子那里听来的话说,中和之人与万物完金混同,因而万物不能伤害与阻碍他,在金石中游玩,在水火中行走,都是可以的。”魏文侯又问:“你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子夏说:“挖掉心肺,抛弃思虑,我不能办到。即使这样,姑且说一说还是有可能的。”文侯说:“孔子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子夏说:“他老人家能办得到,但是不愿意这样做。”文侯十分高兴。

  有一个神奇的巫师从齐国来到郑国居住,名字叫季咸,知道人的生死存亡、祸福夭寿,所预言的年、月、旬、日,准确如神。郑国人见了他,都避开他走得远远的。列子见到他,佩服得如痴如醉,并回来把这事告诉了壶丘子,说:“原来我以为您的道术是最高的了,现在又有了比您更高的人。”壶子说:“我和你在书本上讨论过这些事,却并没有明白它的实际内容,又何况要了解道术呢?只有许多雌性动物而没有雄性动物,又怎么能生出卵来呢?你却要以你这点小道术与世上的人周旋,而又非常相信俗巫,所以便容易让人看透而为你相面。你试试把他请来,让他看看我的相。”

标签: 黄帝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