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彻解:女娲补天遗石

历史密码网 16 0

  《红楼梦》彻解:女娲补天遗石

  ━━《楔子》解读之一

  《甲戌本》第一回,畸笏叟有一条眉批说:

  ……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甲•1F•JⅢ003)

  由此可知《石头记》开头这一段叫《楔子》。

  《楔子》原本指“上粗下锐的小木橛,填充器物的空隙使其牢固的木橛、木片等。”后引伸为小说、戏曲开始之前引文,起引起正文的作用。金圣叹解释说:“楔子者,以物出物之谓也。”

  《石头记》的《楔子》内涵丰富,是全书的一个总纲,读通《楔子》,有助于读通全书。

  《楔子》不同于《红楼梦》的正文,也不同于第一、二回,是一个独立的篇章,相当于一篇《序言》。

  第一回中,“一僧一道”反复出现了三次,这个范围内都属于《楔子》。

  《楔子》是一篇奇特的《序言》,语焉不详,云遮雾罩,朦朦胧胧,迷迷茫茫,让人不知所云。

  下面,让我们一点一点地来解读吧。

  《红楼梦》开篇第一句就说:“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接着写它所处的位置,大小,以及被女娲遗弃,渴望投胎入世等等。

  《红楼梦》为什么开篇就写《女娲补天遗石》?作者有什么用意?

  《女娲补天》故事出自西汉•刘安的《淮南子•览冥训》: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女娲补天》由历史演变成神话,成为华夏民族的形成的源头,女娲因此成了所有华夏民族心中的女神。《女娲补天》,就是一项为了子孙后代与大自然英勇搏斗的壮举。

  曹頫选《女娲补天遗石》作为自己的典型形象,有着深刻的涵义。

  《庄子•齐物论》中,庄子梦中梦见自己化为蝴蝶后,将这个现象称之为“物化”。

  《女娲补天遗石》就是曹頫家族物化后的结果,━━ 一块特殊的石头。

  有趣的是,庄子梦中化蝶,只是物化了一次,而曹頫家族却不停地物化,《红楼梦》中竟然物化了五次,请看:

  曹頫家族 → 女娲补天遗石 → 通灵玉 → 神瑛侍者 → 贾宝玉 → 甄宝玉

  难怪畸笏叟评论说:“斯亦太过”。

  不过,曹頫家族的每一次物化都有不同的用意,不同的涵义,下面来我们分析他的不同用意,不同涵义。

  女娲补天遗石

  “补天遗石”冠以“女娲”二字,是彰显它的来历,──华夏后裔。

  今天看,曹姓,当然是汉民族了,但二百多年前却有些含混不清。1721年曹世选被俘后,不久编入清八旗中的《正白旗》,正式成了旗民。曹家的民族属性被掩埋了,说“汉”不汉,说“满”不满。

  《清史•文苑传》《李锴传》中就说:“曹寅,字楝亭,汉军正白旗人。”

  连周汝昌先生也认为:“我要特别标明:曹氏非汉人而是旗人。因为到曹寅,曹雪芹时代,早已完全满化,决不能再与汉人一例看待的。”(《红楼梦新证》上海三联书店2008年5月版,第128页。)

  对此,曹寅一直耿耿于怀,他写《后琵琶》文姬归汉,就是想表明自己的民族归属。

  曹頫被抄家革职后,决心澄清自己的民族属性,写书时特冠以“女娲”二字.表示曹氏是女娲一系、华夏后裔、炎黄子孙、汉民族成员。

  “补天遗石”的主要功能是补天,可是,《红楼梦》中却写它不补天。

  正月二十一日,是民俗“天穿节”,天穿了,自然需要补天,正月二十一日是“宝钗”生日,《红楼梦》第二十一回,专写宝钗生日,而此时宝玉则向往“剃度莲台下”,决心不补天,这是曹頫在表示自己不再为《大清》效力,走向决裂。

  通灵玉

  《郑藏本》第十八页有一个怪字,器,写作:“ ”。这里边却大有文章。这个字具有极深的涵义,曹頫落笔时,是下了千斤之力的。它承载的信息量和涵意力达千钧。

  雍正五年正月十八日,两淮巡盐噶尔泰向雍正奏称:“访得曹頫年少无才,(雍正朱批:原不成器)遇事畏缩,织造事务交于管家丁汉臣料理。”

  “原不成器”,出自雍正皇帝之口,曹頫结局可想而知了。

  “原不成器”四字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到了曹頫身上,终身不忘,耿耿于怀。不久,曹頫被革职抄家,一败涂地。

  “原不成器”是雍正的定评,也是曹頫败落的因由。

  曹頫真的不成器吗?曹寅在世曾预言:“成才在四、三”,“四”指曹頫,曹寅对他很器重。

  康熙经过调查后对曹頫也十分器重,1715年,在曹頫十七岁那年钦命为江宁织造。

  只有雍正对曹頫看不上眼。

  曹頫因此积愤积忧,苦苦思索了许多年,我真的不成器吗?

  曹頫将器中的“大”改写成“尤”,谐音“优”,来回应雍正,表明自己是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通灵玉”

  当历史的车轮驰过若干世纪后,曹頫果成“大器”,一部《红楼梦》,震憾世界,成旷世经典。

  神瑛侍者

  赤瑕宫神话中,曹頫再度物化为“神瑛”。

  神瑛来历:乾隆十六年,乾隆前往西陵途中的良乡田间发现一块巨石,长三丈,广七尺。此石玲珑、嶙峋,经了解,乃是明代太仆寺少卿米万钟欲从房山移往自己勺园的,中途因受魏忠贤迫害罢官而止,弃于此地。

  乾隆遂命运往清漪园(颐和园前身),因石大,不得不破门而入。其母不悦,说:“既败米家,又破我门,其石不祥。”

  乾隆却赐名“青芝岫”,御题“神瑛”,“玉秀”。

  曹頫在赤瑕宫故事中选用“神瑛”,取其“败石”之意,尽情发挥其败石作用,大败《清》王朝。

  贾宝玉

  是五次物化的核心,是《红楼梦》中的主人公,他是曹氏家族的化身,主隐曹頫,兼隐曹氏家族诸人。

  甄宝玉

  第十八回,元妃省亲点了一出戏,是《仙缘》,《仙縁》是《邯郸梦》中的一场。

  脂砚斋在此批道:

  《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列•18F•ZⅠ0129)

  “甄宝玉送玉”,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脂砚斋还说:

  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列•18F•ZⅠ0130)

  既然是“大过节,大关键”可是翻遍全书却找不到送玉情节,为此苦思冥想,反复思忖,开动脑子,上下求索,无奈就是找不到踪影,莫非是在后四十回?

  不对!笔者已判断出八十回就是曹頫全本,必在这八十回中。

  为此,调整思路,继续搜寻

  “甄宝玉”,是谁?

  《红楼梦》中,甄宝玉并没有出场,但有两次提到过他,一次是第二回贾雨村口中;一次是第五十六回,贾宝玉梦中同甄宝玉相会。此回暗示贾宝玉同甄宝玉“同貌同名”。

  另外还有三次提到“甄家”:

  第七十一回,贾母过八十大寿,甄家送了一架十二扇围屏;

  第七十四回,大观园抄检,探春说:“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

  这里脂砚斋有一批:

  奇极。此日甄家事。(庚•74F•ZⅡ2314)

  第七十五回,王夫人告诉贾母,甄家因何获罪,如今抄没了家产,回京治罪。

  还有一批说得明白:

  ……凡写贾宝玉之文,则正为真宝玉传影。(甲•2F•ZⅡ0130)

  细细考究,甄宝玉隐寓就是曹頫。

  “送玉”,“玉”是哪一个?“送玉”何意?

  “玉”指什么?是指人,还是指物(宝玉佩戴的通灵玉)?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当作通灵玉了,谁送的?和尚送的。

  笔者认为既然是“大过节,大关键”应该是人。

  《红楼梦》中名字带玉的有:宝玉、黛玉、妙玉、红玉、茗玉等。

  反复分析,应该是送黛玉,“玉”是指康熙;“甄宝玉送玉”,是指曹頫为康熙送葬。

  根据是什么?

  汤显祖的《邯郸梦》是讲吕洞宾下凡度卢生成仙的故事,汤显祖将二人关系看作是一种“仙縁”。

  同样,曹頫也把自己同康熙的关系看作是“仙縁”,有批语为证:

  宝玉通灵可爱,天生有眼堪穿,万年幸一遇仙缘,……(府•3F•LⅠ0065)

  曹頫七岁有幸见到康熙,十七岁又被康熙做主过继给曹寅,并钦定为江宁织造主事,确实是仙縁。

  为什么说:是“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那么,“送玉”情节就应该成一条重要线索。

  当弄懂了“送玉”含义后,才能看出眉目。“送玉”是曹頫为康熙送别,当然不是简单的送别,曹頫倾注了他的所有情感,表达了他的思念,崇敬,爱戴等真情实感。

  主要表现在以下内容中:

  第五回,《枉凝眉》;第二十七回,《葬花吟》;第二十八回,《红豆曲》;第三十四回,《手帕诗》;第四十五回,《秋风秋雨夕》;第七十回,《桃花行》;第七十八回,《芙蓉女儿诔》。

  五次物化,各有用意,其中既有曹頫家族信息,也有曹頫一生遭遇的信息,也是《红楼梦》一书的灵魂,脉络,筋骨。

  五次物化主要代表是“宝玉”,“宝玉”主隐曹頫,兼隐曹氏族人。

  2017、05、18

标签: 女娲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