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造人性本善——红梦品味之四

历史密码网 19 0

女娲造人性本善——红楼品味之四

   社会上有很多女性崇拜者,他们认为女人的天生品质就比男人优秀。女性的基因与男性不同,又分泌雌性激素,所以天生善良。女孩爱玩布娃娃,有爱人之心,男孩爱玩枪,以伤人为乐。女性温柔,男性粗暴;女人慕名,男人重实;女子痴情,男人易变等等。特别是中国的女性,由于长期社会地位低下,成天做家务带孩子,统治者又从不把女人的性命当回事,激发和磨炼了女人的利他的品质和献身精神。古代的统治者一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就要拿一个女人来做牺牲并让其承担罪责:夏有妹喜,殷有妲己,周有褒姒,唐有杨玉环;或者是把救国安邦的任务交给一个女人去完成,男人们在一边看:春秋吴越之际有西施,西汉有昭君,东汉有貂婵。宋朝以来,又流行妓女殉国的故事,北宋的李师师,明末的陈圆圆,南明的李香君就是例子。谈及清末的历史,总离不开两个女人:珍妃和那拉氏。

   中学历史老师讲到慈禧,说她是个坏女人,同帝国主义列强订了许多丧权辱国的条约,让中国人民受尽了外国人的欺负。当时有的同学就很纳闷,中国两亿多的热血男儿都到哪里去了?听任一个女人摆弄朝政,男人们看笑话,然后还有脸骂她。

   清朝以后的事不便说了,但还是忍不住说几句。全国宣过誓要为革命理想献出生命的男人大概数以千万计吧,但到了表决开除刘 党籍的会议上,挺身而出投反对票的只有一个人。当时康生十分恼怒,走到她身边气势汹汹地质问:你为什么不举手?她不屑地回答:“这是我的权利!”康生无言以对,只好悻悻地走了。她叫陈少敏,是个女人。这件事男人们都羞于启齿不愿提及了。

   话题回到红楼梦。《石头记》的开篇就与其他小说不同。《三国演义》开篇诗是三皇五帝,《红楼梦》开卷第一回是女娲氏。曹雪芹认为我们的祖先不是炎黄二帝,而是一个叫女娲氏的女人。中华民族包括少数民族都是女娲氏的后代。如果我说错了,责任应由曹雪芹来负。

   话说上古某个时候,有一颗小行星撞上了地球,撞击点就在华北地区,后来形成了华北平原。一时天昏地暗,好像世界末日来了。《淮南子·天文训》是这样说的: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鏊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当时人们都以为是天塌下来了,所谓天倾西北地陷东南,男人们吓得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补天的大事只好让一个女人来做。女娲耐心地补好了天,熄灭了大火,驱逐了猛兽,治理了洪水,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才得以安居乐业。不仅如此,大灾难造成人口稀缺,女娲氏还要造人。按现代科学原理,造人主要应归功于女人,男人只不过提供微不足道的精子,女人却要十月怀胎,临盆分娩,还要哺乳和抚育幼儿。女娲补天治地又造人,当之无愧应是中华的始祖。且看女娲是怎样造人的:

   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沍泥中,举以为人。(《淮南子》)

   圣经里说,上帝造的第一个人是男人,是用泥土做的。女娲也一样,先用黄土捏成人样,造出的都是男人。这个工作太累,后来为了加快速度,只好把把绳子放到稀泥里,拉起来一抖,泥中有土有水,稠的泥点子变成男人,较稀的水点子变成女人。

   贾宝玉就是女娲补天时剩下未用的一块石头,他目睹了女娲补天和造人的全过程,知道男人和女人是怎样来的。所以贾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

   《红楼梦》开篇就写了两个坏蛋男人薛蟠和贾雨村,来同书中的的女主角们作衬映。在贾宝玉眼中看来,女儿天生是纯真清秀的,男人天生是“须眉浊物。”女性比男人优秀,女人就是美的化身。贾宝玉就像安徒生童话里那个看见皇帝不穿衣服的男孩,他从小生活在脂粉队里,受到贾府上下的宠爱,眼中是一片美的世界。看到这个社会容不下美和善,心中忍不住气愤。但是女人们天生就的纯真善良也不是固定不变的。第七十七回司棋被撵之后,书里是这样写:

   宝玉又恐她们去告舌,恨得只瞪着她们,看已去远,方指着恨道:“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守园门的婆子听了,也不禁好笑起来,因问道:“这样说,凡女儿个个是好的了,女人个个是坏的了?宝玉点头道:“不错不错!”

   这里看来是贾宝玉天真的呆话奇想,却隐藏着一个哲学问题,就是儒家所说人性本善的问题。古人说的人性是指天性,不包括后天“习相远”的“习”。老子说:“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孟子说:人天生都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没有此心就不是人。莫非孟子观察的都是女孩子?

   其实不论男孩女孩,人在孩童时期,因为不参与劳动和没有财产分配权,觉得自己离开别人就不能生活,根本不会有作恶之心。儿童不会理解大人们为什么要吵架争斗,小孩子们常想: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呢?

   孟子这里犯了一个逻辑错误,他把人性定义为善,弄成了同义反复。其实人性和善的概念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的,特别是与生产力和社会财富的状况有不可分的关系。人与人大家都和睦相处,大家都快快乐乐地生活,该有多好!但这种设想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社会财富能满足所有人的生活需要。当十个人劳动生产的维持生存必需的资料只能满足七个人时,其中三个人就要被剥夺生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资本原始积累是残酷的血淋淋的,但又是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只有这样才能迅速把资本集中起来,加快资本主义发展的进程。人性平等自由的理念,早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就提出来了,只有到了二十世纪才为大多数人们接受,因为这时资本主义生产的迅猛发展,使社会产品已达到相当丰富的程度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在中国农村,溺婴这种残忍的行为,大家都认为是正常的无可非议的,法律也只好闭上眼睛,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无法养活。就在红楼梦里,我们看到,贾府的丫环要比农村上等人家的主妇的穿着还要华丽,因为贾府有这个财力。后四十回写的精米只能给贾母吃,因为财力不支,媳妇们也吃不到了。

   知道了这个道理,就能回答女儿为什么“个个是好的”这个问题了。人来源于动物,大多数人是有私心的。女儿善良,是因为她们不在名利场没有财产支配权的缘故。王熙凤心肠狠毒,是因为她掌了荣国府一定财权的缘故。设想凤姐当年做小姐的时候,一定也是林黛玉史湘云一样的伶俐可爱。凤姐生了病,李纨探春和宝钗照料大观园,比凤姐还管得严厉,“里外下人都暗中抱怨说: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俗话有道是“当家三年狗也嫌”。

   第八十二回写袭人去试探黛玉,说到大老婆同小老婆的关系,“都是一个人……何苦这样毒?”,林黛玉说:“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这句话为毛 赏识,认为符合斗争哲学,不知这是否是曹雪芹的原稿,讲的很有道理。书中有“酸凤姐大闹宁国府”和“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两回,全书只有她两人用了“酸”字来形容。黛玉的嫉妒性和虚荣性不亚于王熙凤,宝玉已经看到这一点,所以请王道士给开治疗的方子。黛玉并不是一味善良,仗贾母之宠,恃宝玉之爱,争强好胜,试图实现自己同宝玉的爱情理想。只是她像晴雯一样锋芒太露,又没有宝钗的心机,因此不敌王夫人的势力,以致花落人亡。如果她同宝玉的亲事得成,是不是会像王熙凤对付尤二姐那样对付袭人,还是一个未知数。

   女儿一旦有了争夺财产的资格,就不那么可爱了,作恶不一定是男人们教会的。变化最明显的是袭人,王夫人给她加了二两银子的月钱,马上觉得自己就是宝二姨娘,颐指气使,俨然以的主人自居安排起怡红院的事务来。一个玛瑙盘子的寓意是很深刻的,是说袭人得志以后,其假公济私的能力绝不逊于凤姐。她回娘家探病,书中描写得有元妃省亲的派势。读者有时也会想到,赵姨娘这个人,想当年可能也同晴雯鸳鸯一样,深得贾母喜爱才放到儿子屋里做妾的,一旦身份改变,性格就变成书中那样了。

   不过曹雪芹认为你争我斗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谁也得不到好结果。这是看了全书就知道的。

标签: 女娲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