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事之神农氏

历史密码网 12 0

  想写茶事,孟版主说了:"跟躺读就得给我写书."我明白BOSS的意思是写点关于书的东东,可俺小人家高小毕业,读书太少,所以只能尽量的在作文里多使用书名号了...

  要说茶,今儿先说说那谁,神农氏.《白虎通考》:“三皇者,何谓也?伏羲、神农、燧人也”。都说神农氏为炎帝,说那炎帝诞生于厉山(或烈山),原居西北高原姜水流域,后到达中原地区。厉山座落在湖北省随州厉山镇九龙山南麓;姜水是黄河流域的一条河名,在今陕西岐山东,现为陕西省宝鸡市,宝鸡古称陈仓。故炎帝以“姜”为姓,号厉山氏(或烈山氏)。

  神农氏到底是谁?《辞源》也好,《辞海》也好,都在“炎帝”条目中作了正确了明确解释之后,加上一句:“一说炎帝即神农氏”.因为《世本·帝系篇》把炎帝和神农氏扯在一起称“炎帝神农氏”,炎帝即神农氏,炎帝身号,神农代号。东汉郑玄注《礼记》和三国韦昭注《国语》,都说烈山氏为炎帝。《水经注》卷三十二又把烈山氏和神农氏相并,说谬水西南经过厉乡南,水南有重山,就是烈山,山下有一个洞穴,相传是神农氏的诞生之地,所以《礼记》称神农氏为烈山氏。而有关烈(厉、列)山氏称号的缘起,又有二说。《路史》认为,烈山原字当作列山或厉山,因神农氏“肇迹”于列山,故以列山、厉山为氏。刘城淮《中国上古神话》则认为炎帝为人神,放火烧山很猛烈,故为烈山氏。

  这下不得了了,有人意见大了.

  说炎帝不是“神农氏”。为什么啊?

  因为,首先把炎帝单独当成一活生生的历史人物记述的就有很多。《国语·晋语》:“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炎帝兴于烈山,故号烈山氏。《礼记·祭法》,把烈山当历山。《商君书》、《战国策》、《吕氏春秋》、《逸周书》、《国语》、《左传》里都说了。

  《史记·封禅书》分列炎帝和神农氏为二人,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也主张炎帝、神农氏为二人。但徐旭生也不敢肯定,他说“神农”一名可能有五个不同的解释,据《吕氏春秋·夏纪》的说法,这不过是主稼穑的神祗或主农事的官员;据《庄子·盗跖篇》的说法,它可以为指时代的称号;据《战国·秦策》的说法,它又指个人的名字。还说“到三国时仍以神农与炎帝为二人。”与上述看法完全相反,认为炎帝系“苗族之酋长,发明农业,而处于神州(中国古时名曰赤县神州),故又名神农氏。炎帝、神农氏、蚩尤实为一人。”还有一种较常见的看法,即炎帝、神农氏实为一人。这种看法的主要依据是《史记·五帝本纪》的“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以及《淮南子·时则训》注“赤帝、炎帝,号为神农”等记载。因而,“炎帝神农”的称谓,在文学作品,以及教科书中随处可见。

  古人里面,班彪说司马迁述史“采经摭传,分散百家之事,甚多疏略,不如其本,务欲以多闻广载为功,论议浅而不笃。其论术学,则崇黄老而薄五经;序货殖,则轻仁义而羞贫穷;道游侠,则贱守节而贵俗功。此其大敞伤道,所以遇极刑之咎也”《后汉书·班彪列传》。他儿子班固也跟着苟同,在《汉书·司马迁传》中,也拿司马迁人家那点事说事,说人家:“是非颇缪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贱贫,此其所敞也。”因此Y就跟司马迁死磕了,在《汉书·古今人表》中将炎帝称做“神农氏”,而且直接用香港娱乐圈(第四声,谢谢!)小报的口吻说:“炎帝妃生黄帝”。本来黄帝和炎帝为部落利益的一场龙争虎斗,结果成了爷俩打架过招,亏了班氏父子没有给添点花边新闻,比如为三级女明星什么的!按《绎史》卷四所引,皇甫谧《帝王世纪》跟着就说:“炎帝神农氏”。东晋郭璞《山海经》注释:“炎帝,神农。”简单明了直接当成结论了。

  《史记·五帝本纪》隐喻炎帝与神农氏不是一个人,说黄帝时,神农氏的时代已经衰落,各个部落之间互相侵伐,暴虐百姓,神农氏不能征讨,于是黄帝“修德振兵”,讨伐危害最大的炎帝和蚩尤,把他俩灭了以后就当老大了,然后就出位,让神农氏下岗而有的天下。神农氏不事征伐,这与《庄于·盗跖》说神农氏“无有相害之心”、《商君书·画策》说神农“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是对的上号的,但怎么会变成炎帝这样“侵伐诸侯,暴虐百姓”的老大呢?英勇善战的黄帝,要和他火拼,而且“三战,然后得其志”。

  还有汉高诱注《淮南子·时则训》,说到赤帝时又把赤帝与神农氏给整合了,说赤帝即炎帝,少典之子,号为神农,南方火德之帝的。

  有些学问大的就发言了,说“神农氏”同伏牺氏、燧人氏、有巢氏一样,是古时候的人把咱们国家的原始社会N个历史时期的特点用N个人名做总结,来划分那原始社会的各个历史时期,没有一个是真人儿。

  唉,这些学问大的,个比个的牛比,比如说彭祖,本来是一个人,还是烹饪这行的祖师爷,可有人说不是,叫板说史料记载彭祖活了八百岁,哪有人能活这么大的,其实也就是一个氏族.这还不算完,接着又有人说了,就是一个人,而且先于老子西出函谷关去印度当佛陀了,这就是彭祖化胡说.

  以上是众说纷纭,俺小人家学问浅,只记得有人说1917年之前北大的老师陈汉章从伏羲、女娲、神农讲起,讲到商朝《洪范》讲了一年.而这年的9月20日开学以后,和俺小人家年纪相仿,但Y就他妈"暴得大名"的胡适开讲“中国古代哲学史”,开头第一章以“ 诗经”作时代说明,从周宣王之后开始讲起,把一帮“满脑子三皇五帝”的孙子听傻了,要不是当时的学生头子顾颉刚,傅斯年给Y压住阵脚,到后来咱们的领袖毛 也旁听不了Y的课.

  我是没什么文化,但俺小人家觉得这比有的伙计文化多到溢出来胡扯或者是本来没文化硬充有文化的伙计要强,因为俺小人家真实,所以现在北大也不好玩了,做个现在的北大假文凭要比做个换了校长以前的要便宜,也算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标签: 神农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