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最火的手不安分的探进她的礼服小作文

xingyun663 1 0

“砰,砰,砰……”

“想我警界中的一朵奇葩,今天怎么会沦落至此,该死的。”此时正一脸愤恨骂人的就是国际刑警中的王牌——文卿栀。

她出身于刑警世家,五岁起出国念书、接受残酷训练,十八岁学有所成,加入了国际刑警。

凭借着十几年的经历收获,很快在警界成名,人称“嗜血蓝鲨”—如海底的鲨鱼般,闻着血腥味就能找到猎物。

今夜她要独自去执行一项重要任务,“取”一件非常重要的证据。据线报称这份证据被藏在了一个狡诈的黑帮老大山中的一处别墅中。

2023年最火的手不安分的探进她的礼服小作文-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暗夜来临,女子一身黑色紧身皮衣出现在目的地。根据独有的灵敏度,如鬼魅般躲过层层防守,摸进书房打开保险箱拿到了文件。

嘴角微勾,刚落于院中,灯光全开,瞬间被黑道的人团团围住。

“哟,想不到局子里还有这么水灵的小姑娘?深夜到访,不喝杯茶再走?”黑帮老大摸着下巴,毫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材较好、胆大包天的女人。

呃……这么猥琐,她胃里的酸水都快呕出来了。

喝茶?喝了还走得了吗?

文卿栀心里吐槽,月光下的眼睛渐渐绽放着流光,身上的寒气愈加逼人。

“多谢,不过本小姐还要回家补觉呢,就不打扰你的茶会了,拜拜……”

“上,给我抓活的!”

文卿栀还没来的及逃走,就被人抢了话。

不,她不可不想抓活的。

院中的女子有些郁闷,估摸着枪中的子弹数量,没有放松片刻。

“砰,砰,砰……”

几声枪响后,她如鬼魅般来到刚刚说话之人的身边,用枪抵在他的脑门处。

“说了想回家补觉,你还真是固执啊!既然这么想送我一程那就送吧。”忽而眼神一凛,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要动,本小姐现在的心情非常不爽,要不放放血色烟花给各位快晋级的大佬助助兴?”

处于生死之间,当然明白女子口中的“血色烟花”的含义,黑帮老大吓的额上冒汗,命令众人,“都听她的。”

“哎,这就对了嘛。”文卿栀莞尔一笑,判若两人,挟持着人向偏僻地退去。

“快放了我,你以为你逃的了吗?”一路上这人都在威胁她。

她有时候真的相信电视剧大多来源于生活,现在这个场景和电视剧中坏人死鸭子嘴硬的场景一模一样。

“别慌,本小姐可是很好的。你送我一程,我也免费送你一程呀。”温柔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阴森。

黑帮老大后背一阵发凉,哆嗦地问道:“哪……哪里?”

“阎王那儿呀。”调皮的声音令人心头一颤。

“不……”

“砰。”

手中的人瞬间成了死人,一部分血迹溅到她的手上。尸体朝一边倒去,眼里满是惊恐。

“谁?”文卿栀眼神一变,眼睛直视着子弹发射而来的方向。

她刚刚不过是想吓吓他令他闭嘴,即使想为民除害也要走法律程序。何况这些人一眼就知道她的身份,很明显有内鬼。

那她劫持人质、死于这里,即使再多张嘴也解释不清楚,她自然不会轻易杀他。

当然,文卿栀可不是善类。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对于那些逍遥法外之人,而法律通常不管用时,她自会用另一把从枪到子弹均查无源头的枪进行解决,虽然这种以暴制暴的行为不被提倡持。

文卿栀蹲下仔细检查尸体,撬出身体里的子弹,眼中的目光更冷。

这子弹是警局特配—高级人员的子弹、枪是专属定制,所以每颗子弹上都有他们代号字母的缩写,她的代号缩写就出现在上面。

所以今天这一场,幕后之人怕已经策划很久了。

特殊的案子,警局的损失惨重,证据的保密性和重要性让她不得不一人前来,却出现了一颗与她的一模一样却难以拿到的子弹。

很显然,这颗子弹是提前准备的。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张编织的大网,她却早已是网中的猎物。

危险的气息还在,她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枪口之下,但她绝不任人宰割。

脑袋飞速运转,根据刚刚子弹的轨迹,这人的高度,以及子弹入体的深度推算着方向。

忽然嘴角微微上扬,左手从背后掏出另一把枪,朝着她测算出的方向开了一枪。

“唔。”

所料之中的声音,她满意一笑。一双眼穿透层层障碍物,直逼黑夜深处,直到触及到那双熟悉的眸子。

文卿栀一愣,有那么一瞬间似失去了所有的反应。待她去追时,人已消失在林中。

察觉到一大波人的靠近,女子小心翼翼地将子弹放在衣兜里,向杂草丛生的山林跑去。

是他么?那个熟悉她、支持她、信任她的人。

为什么?

心底的种种疑问没有得到解答。但她永远是理性占据上风,所以她需要保留住唯一的证据。

无论是一名刑警,还是普通人,她绝不允许自己处于逆境,更不会莫名其妙成为背锅侠。

无论是谁,她都要一个解释。

进入山林后,四周的凉风阵阵。抬头的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两个又大又圆的月亮,一红一黄,悬挂在天空中央,渐渐相融。

借着月光,文卿栀才发现这里是一大片的坟地。

“老大死了,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碎尸万段。”

“是!”

“……”

愤恨、憎恶的声音隐隐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该死,天要亡我么?前无路后有狼,藏哪儿好呢?”女子一脸埋怨地望着天空中如几千万灯泡的月亮。

突然眼神定格在前方一个有洞穴的坟墓上,眼珠转了转,来不及多想就钻了进去。

墓里漆黑一片,与刚刚明亮的外面形成鲜明对比。凭借着在黑夜里行走的警觉性,文卿栀一步一步往前走。

似察觉前方有什么亮光在慢慢靠近,她抬头刚睁开眼睛,就被从洞穴顶部泄漏下的月光照射到墓碑上而反射回来的光刺痛了双眼。

“该死的……”文卿栀头一晕,彻底失去了意识。


标签: 手不安分的探进她的礼服小作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