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男人最后越来越快*捉住她的两只小兔子

xingyun663 1 0

多年后,叶小婉躺在坤宁宫的美人榻上吃着冰镇荔枝,看着坊间话本,天底下最尊贵的男人勤勤恳恳地上朝赚钱养她,贴心的圆滚滚呼哧呼哧地给她捏肩捶腿。她终于实现了人生梦想,成了这启明王朝最尊贵的一条咸鱼。回首往事,来到这里个世界的第一天可并不美妙……

四面八方都是水,窒息的痛苦,向着光亮处死命挣扎。

叶小婉记得老家的小溪没有这么深的水域啊,莫非还有人偷偷在干淘河沙的缺德事儿,把这儿给淘了个深坑?

“哗啦啦!”手脚并用,一阵狗刨式,叶小婉终于把自己从水里“拔”了出来,环顾四周,呵,好一番绿水青山!

瞧那高耸入云的山巅!看那袅袅升起的炊烟!还有那抬着后腿,正往溪里滋尿的阿黄……

【等等,这是哪儿?老家的小溪我从小泡到大,哪怕只剩下河床我都认识,这里肯定不是刚刚野泳的地方,难道方才一个猛子就扎出了十万八千里?而且165的身高都踩不到底,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救命啊,我的狗刨式坚持不下去啦!】

眼看就要跟这个美丽的世界说拜拜了,一阵喧闹声由远及近,当中一男子的声音最是凄厉,

“婉呀,婉呀,我苦命的儿呀!爹爹来救你啦!”

为啥男人最后越来越快*捉住她的两只小兔子-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眨了眨迷糊的眼睛,叶小婉瞅到一群衣着不知哪朝哪代古装的人冲将过来。

当前的是一位瞧着年逾四十的文弱汉子,头顶梳着一个发髻,一身粗布短打,脸上一副焦急、担忧的表情,以大概45km的时速奔跑而来,

“这速度,不去奥运会可惜了……”小碗不着边际地想着,看这架势,应该不是被拐了,大概是遇上了传说中的穿越了吧,不知道再沉一次,能不能穿回去?

想着想着,体力不支的叶小婉同学就晕了过去,缓缓沉入水下……

眼皮重若千钧,怎么也睁不开,叶小婉晃了晃脑袋,炸裂般的疼痛让秀气的眉眼皱了起来,手指动了动,揪住了身下大概是床单的布料。

“怎么这么疼?!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突然,无数的信息如潮水般涌进叶小婉的小脑袋瓜,把这刚进水的脑瓜子又刷新了一遍,果然,她穿越了!

记忆模模糊糊,大概知道,原身也叫叶小婉,今年将将十岁,是叶家村叶老爹的独生女,十年前爷俩逃荒来到叶家村,见这里民风淳朴,便定居下来。

叶老爹是叶家村顶顶勤快的老实人,可是过于文弱的身子着实不大适合在田地里刨食。

好在叶老爹识些字,偶尔帮村里人写个信件,看个文书,也能得几文谢礼,或得些针头线脑,一个大男人也囫囵着把女儿带到了十岁。

只是这叶小婉小朋友有些痴痴呆呆,一天说不出一句话,也没个娘照料,导致村里的熊孩子们总喜欢欺负她,叫她小傻子。

今天就是他们堵着叶小婉欺负,不小心把这个小身板撞到了河里,熊孩子们见真的闯祸了,吓得一哄而散。

好在几个大点的孩子还记得去地里喊大人,但是时间不等人,叶老爹拼了命救上来的,已经是这个外来者。

叶小婉不禁悲从中来,这些年历经千辛万苦,抗住种种诱惑,从高考大省杀出重围,从教考的苦海中成功上岸,做着喜欢的工作,拿着稳定的工资,叶小婉理想中的咸鱼躺平生活才刚刚开始,只不过贪凉去老家附近的小溪里野了个泳,踩着青苔滑了一跤,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世界,老天爷在玩我吗?

只能说,野泳有危险,野泳需谨慎呐!

“你个小兔崽子,看我今天打不死你!”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呼呵声,伴随着童年记忆中“竹笋炒肉”的“啪啪”声,以及几声微弱的劝阻:“哎哎,使不得,使不得啊。”

紧接着,一群人撞开陈旧的蓝布门帘,拉拉扯扯地进了屋内。

“哎哟,婉儿醒啦!”不知哪个眼尖的大婶嚎了一嗓子,一群人仿佛被按了暂停键。

只见一个魁梧的中年汉子用蒲扇似的大手揪着一个约十来岁的黑不溜秋的男孩的衣领,另一只手握着一根两寸来粗的木棍正揍到男孩的屁股上。

旁边的叶老爹伸着一双要拦不拦的手,四周围了一堆吃瓜群众,听到大婶的惊呼,众人都停止了动作,转头看向叶小婉。

“什么情况?!”还没做好心理建设的叶小婉心中一阵抓狂,只能面无表情地回望众人,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多年浸淫网文的“阅历”没有白费,叶小婉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内心深吸一口气,看向之前救她的文弱汉子,气若游丝地唤了声:“爹……”众人瞬间还魂。

只见叶老爹一个箭步奔到床头,蹲下来,一手摸着叶小婉的发顶,一手抓住放在外侧的小手,嘴里哽咽着:“好!好!好!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还有哪里不舒服?婉儿赶紧跟爹爹说啊!”

小婉感觉得到这双粗糙却温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他一定很担心女儿吧,心里又是愧疚又是酸涩,只能微微一笑,安慰:“爹,我没事……”

话音未落,一座大山般的阴影盖过来,“婉丫头,我家虎子这臭小子不懂事,连累你落水受苦,叔这就收拾他给你出气!”

只见“大山叔”拽着“黑球”男孩来到床前,继续用木棍拍打着屁股,瞧着并没有手下留情,棍棍到肉,那“黑球”倒也硬气,恁是一声不吭,只憋得一张脸黑中带红,着实可怜。

看着羸弱不堪的女儿苍白着脸躺在床上,这次着实被吓到的叶老爹竟狠了心不再劝,只摸着女儿的手老泪纵横。

【罢了,看样子还是个小学生,也不是故意推人下水,以后慢慢教吧。】叶小婉心中叹息,【这“黑球”跟自己这一届带的学生差不多大小,还是个长身体的孩子呢,莫打出个好歹来。】

想到这里,叶小婉便柔柔劝道:“咳…咳…咳…,他也不是故意的,叔不要打了,会疼。”一言既出,众人反应各异。

“大山叔”闻言不由地停手,看着儿子忍痛的表情,估计也心疼了。叶老爹紧了紧握着的女儿的手,犹豫了一会,也转头劝道:“柱子,打几下孩子知道错了就行了,真打出个好歹来,仔细婶娘扒你的皮啊!”

也不知这“婶娘”何方神圣,这大山般的柱子叔闻言身子竟颤了颤,无奈松开儿子的衣领,哼了一声:“还不快跟你小婉姐姐道歉!再有下次,直接打死了事!”

没想到苦主会为自己求情,“黑球”小兄弟强忍着痛,用分外复杂的眼神看着叶小婉,心里直打官司:犯错的不止自己一人,只因自己跑回来喊人救命就被抓了典型,心理着实有些不服,但叶小婉落水确实也有自己的原因,倒也真心实意地道了歉:“小婉姐姐,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碰下水,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叶小婉不会想到,多年后,虎子真的做到了自己的承诺,还为此险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此时的她只是心中一动,暗想这孩子倒也是个敢作敢当、是非分明的,孺子可教啊!

道了声无妨就不知如何应对了,叶小婉便东施效颦,蹙着眉尖,来了一段仿佛要断气的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叶老爹见女儿不适,对众人抱拳:“谢谢大家关心婉儿,只是婉儿现在身子虚弱,还需要休息,待大好了,再请大家来吃茶。”

乡亲们闻言便也散去,只几声嘀咕传来,

“这婉丫落个水咋好像有些不同了?”

“是吧是吧,你也觉得吧?可哪里不同呢?”

“说话是不是利索了?”

“对对对!刚醒就说了一整句话,还能劝人了呢!”

“可不是,好像没那么傻了!”

“这也算因祸得福了吧,这个水落得值,嘿嘿嘿!”

“你个瓜娃子,你当落水是好事儿啊,一个不小心就被水鬼带走啰,还好婉丫头命大!”

“哎哎哎,叔,我错了,就开个玩笑,别敲了……”

“……”叶小婉心中一紧,完了,外人都看出自己的不同了,叶老爹岂会看不出?他会不会把我当成占了她女儿身体的孤魂野鬼?接下来就是请道士做法,火烧妖孽的悲惨剧情了吧?

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总能再过上咸鱼生活的。心中发怵的叶小婉悄咪咪睁开一条眼缝看向叶老爹,不曾想,撞入一双沧桑却浸润着智慧的眼睛,眼中有着心疼、关切、了然,独独没有审视。

叶小婉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阿爹,跌入河底时我撞到了头,当时脑子里闪过一阵白光,再醒来便觉得眼前的人和事不像以前那样模糊了……”

叶老爹闻言更加心疼,慈爱地看着叶小婉,把她的手塞进被子里,掖了掖被角,说:“乖,爹都明白,定是你娘在天上护着你呢!好好睡一觉,爹爹去给你熬最喜欢的地瓜粥,醒来就可以喝啦。”

说完摸了摸叶小婉的头就出去了。

古人淳朴,更敬鬼神,这位父亲是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受神明保佑的,因祸得福,心智健全了。

叶小婉鼻尖一酸,想起了老爸老妈,他们也有像叶老爹这样粗糙却温暖的手,牵着自己走过了风风雨雨,想着想着,叶小婉扛不住睡意,沉沉睡去。

恍惚中,叶老爹的面容与老爸老妈融合到了一起……


标签: 迈开腿让我可以尝尝你的味道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

document.write ('');